笑一个

【双狐】是甜饼

  “你是什么笨蛋吗?”小狐丸刚刚巡逻回来,额头上还沾着一层薄薄的汗水,回到本丸第一眼就看见了那个笨蛋,露出的脖子上隐约可以看见缠着一层厚厚的白色绷带。

  鸣狐双手捧着一杯热茶,暖融融的,正冒着热气,散发着狐狸喜欢的温度。鸣狐正坐在木台边,双腿交叠在一起,身上穿着的是平常少见的运动装,似乎一点也不怕冷的盯着面前那颗被大雪覆盖的大树,被大雪覆盖的小路,被大雪覆盖的一切,甚至自己也要被无意间飘洒进来的雪花所掩埋了。

  远远看去,鸣狐的腰上长着条黄色的毛绒尾巴,一摆一摆的勾的人心痒痒,仔细的盯着看才能发现,那其实是他身边的那只小狐狸正在他腰边甩着尾巴休息呢。

  鸣狐听到小狐丸在身后开口说话,乖乖的从无我的状态中回过神来,像个好学生一样转过身,放下茶杯,双手放在腿上,仰着头去看高大的小狐丸,暗金的眼睛里写着:“怎么了吗,小狐丸大人。”

  鸣狐的嘴巴不动,用眼神表达出了自己的意思。不需要他旁边那只烦人聒噪的狐狸出声也能辨别的出来,小狐丸这么想着,弯下腰顺手摸了摸鸣狐银白的头发,看起来是扎扎的,其实摸上去柔顺又光滑。是上等的皮毛呢。

  “知道现在是几月吗?”小狐丸单膝着地,用一根手指戳了戳鸣狐的面具,故意压低了声音说话,想让他知道自己现在很不开心。

  “呀呀,是2月啊,小狐丸大人,外边的雪下的正大呢。”橘黄的小狐狸不知何时钻进了鸣狐的怀里,盘在他的膝上懒懒的说着,变成了一团大大的毛球,黑亮的眼睛疲倦的一眨一眨的,仿佛随时都要睡过去了。

  “知道自己受了重伤吗?”小狐丸又理了理鸣狐额头附近散落的发丝,轻轻把手向下滑了点,到他的眉心处,匀着力气不轻不重的弹了一下。

  “这有什么关系吗,小狐丸大人,咱可是经常受伤的,已经习惯了,一点都不疼嘞,要不是主公非要批给我病假,我还是可以继续战斗的,呀呀。”鸣狐摸了摸膝上的小狐狸,它就立刻甩着大尾巴代替鸣狐开口说话。

  鸣狐顺势捂了捂光洁的额头,歪了歪头去看小狐丸,脸上的表情有些细微的变化。

  无奈的叹了口气,小狐丸解下橘色的外袍,衣角滑出一个优美的弧度,被披在了鸣狐身上。小狐丸站起来,伸手拉上了门,把外面的一切冰冷都隔绝了去:“那也是要注意身体的,还是说你也想要我的公主抱才能听话。”

  鸣狐摇了摇手,端起茶杯喝了口热茶,平静的指了指小狐丸敞开的胸口,说:“小狐丸大人,又不好好穿衣服。”

  非常的意外,鸣狐竟然使用本体开口了。小狐丸扫了一眼黄毛狐狸,发现它已经在鸣狐的膝头睡的昏天暗地了。

  大概是因为到冬天了吧,是休息的季节了。狐狸也是需要睡觉的,小狐丸在心里想。

  鸣狐本身的声音是十分好听的,有像外表一样沙哑的少年气息,也有符合年龄身份的成熟清冷气息。但可惜他不常开口,大多数时间都是那只狐狸开口代替鸣狐转达意思。所以让大家在某种程度上,感觉鸣狐就是是个闷骚又腹黑还话痨会玩的家伙。

  但其实不是这样的。

  小狐丸很清楚,眼前这个看起来腹黑的家伙其实就像张白纸,有的时候比别的伙伴更加细腻,只是不善于表达。

  “因为我非常强壮,而你不是,你还在恢复期,知道了吗?”

  小狐丸本来是想数落一下眼前一脸无所谓没关系的鸣狐的,但当他看到鸣狐的眼睛,鸣狐等待自己说话的神态,更加严厉的话就卡在嘴边说不出来了。

  “哎——过来吧,小东西。”小狐丸浅浅的叹息了一声。

  鸣狐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手里的茶水因为动作而洒出,还冒着热腾腾的白气,雪和风拍打着纸窗,一切突然变得宁静而遥远,只留下了近在耳边的呼吸和风雪的声音。

  “小狐丸大人,抱?”鸣狐不解的抬头,额头就蹭在了小狐丸的下巴上,毛绒绒的白色长发耷拉在自己脸上,痒痒的。

  “这样就会暖和起来的。”小狐丸抽出鸣狐手里的茶杯,把它放在一边,指尖触碰到了鸣狐冰凉的指尖。

  小狐丸勾了勾嘴角,握紧了鸣狐的手。

  明明凉意似乎是透过鸣狐的血管传达出来的,暖和的热却透过那份冰冷逐渐出现,传到了四肢百骸,暖到了心里。

  还是少年模样的鸣狐抬着头,异常乖巧认真的看着小狐丸,伸出另一只手摩挲了一下小狐丸的脸颊。

  “小狐丸大人,好暖。”

  这份暖和是真的。小狐丸即使大敞着胸口,那里也是火热的,让喜爱温暖的鸣狐忍不住靠近。

  小狐丸低着头,隐隐约约能看到鸣狐仰着的面具下好看是真容,但他看了两眼就不敢再看,不动声色的挪开目光。

  苍白的肤色,暗金的狐狸般的瞳孔,纯深色的面具,该有的宛如狐狸般勾人的姿色和纯净无暇的气质。

  小狐丸看着鸣狐眼睛下面的朱砂色,勾人的火红色因为那双眼睛里金色的纯净而融成了只属于鸣狐的东西,也一起变得纯净起来,让人觉得心痒痒。

  小狐丸把小小的鸣狐抱的更紧了点,几乎整个人把他包裹了起来。

  呼吸近的交杂在一起。鸣狐感受着从脖颈里传达到身体深处的温暖,喜欢的缩了缩身体,听着逐渐吻合的心跳频率,舒展了嘴角。

  “小狐丸大人。”鸣狐再开口时句尾都带上了暖意,眼角带着放松的倦意,就像那只睡过去的狐狸一样,懒洋洋,软绵绵。

  小狐丸垂着头,蜷着条腿,如雪的长发散了一地,他一直都在磨蹭鸣狐的头顶,直把那里磨的毛绒绒,当他的视线落在鸣狐手腕上凸起的好看的骨节时,笑意便更深了一些。

  “鸣狐。”小狐丸哑着声音,凑在鸣狐耳边叫了一声。

  “唔?”鸣狐抖了抖耳朵,从嗓子里挤出了一个声节,手指插在腿上熟睡着的小狐狸松软的皮毛里轻轻捋着。

  小狐丸突兀的抬起鸣狐的下巴,让他的后脑勺靠在自己肩上,能够直视自己的眼睛。

  “?”鸣狐困倦的,极其缓慢的眨了眨眼睛。

  “小动物。”小狐丸从嗓子里发出了一声笑,紧接着缓缓压低了头,轻轻用嘴唇贴了贴鸣狐嘴边的面具,吻了吻他。

  世界变得安静,门在风雪的洗礼下轻轻的颤抖,茶杯里的热茶冒着温暖的白气。

  鸣狐收紧了指尖,瞳孔缩小,眼角红红的困意消失了。

  “傻啦?”小狐丸挑着眉,有点好笑的看着鸣狐,甚至还伸出手点了点他的鼻尖。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心脏直到此刻还在乱了频率的乱跳着。

  鸣狐怔怔的看着小狐丸。

  直到小狐丸觉得自己该起来回去了为止。

  橘色的身影刚起来了一点,怀里的鸣狐就把他拽了回去。

  小动物劲还挺大,小狐丸又坐回地板上时想。

  “小狐丸大人。”鸣狐转了转身,定定的看着他,银白的短发乱翘着,怀里的小狐狸被挤到了一边。

  “应该这样做。”

  是面具被去掉的声音,以及紧紧拉进了两个脑袋距离的声音,是额头碰在一起的声音,是主动贴上来的嘴唇摩擦的声音。

  小狐丸看着鸣狐眼下鲜艳明亮的朱砂色,脑袋里突然炸开了一片烟花。

  鸣狐很少露出面具底下的容貌,现在突然看到,小狐丸始终挂着挑逗的笑容的薄唇悄悄冒出了两个字,要命。

  怀抱更紧了一点,鸣狐脸上逐渐染上了一层红,金色的瞳孔倒影的只有自己,好看的紧。

  “好乖好乖。”小狐丸顺着鸣狐的头发轻轻揉着,连续的从嘴唇吻到了额头。

  但是,等等。

  小狐丸看着开始悄悄动手拉拉链的鸣狐,苍白的指节和银色的拉链色情的移动着。他的嗓子紧了紧,迅速的抓起来引人犯罪的手。

  “你——”

  “嘘——”鸣狐食指抵在唇边,打断了小狐丸的话,眸子里带着笑,流光溢彩,现在才真正像只勾人的狐狸。

  “不做吗?”鸣狐接着轻轻歪头,天真的拉松了领口,大片大片的肌肤露了出来,该死的诱人。

  小狐丸深深吸了口气,正想着鸣狐还在恢复期,不适合剧烈运动,就只见鸣狐罪恶的爪指向他。

  “你硬了,小狐丸大人。”

  简单的陈述句却顺着鸣狐的声音一路烧到了小狐丸的心里,小狐丸眼神暗了暗,“你从来学来这些的?”

  “从哪学来都没关系,你没有机会反悔了,鸣狐。”小狐丸露出了像平时一样成熟又勾人的笑,逐渐压倒了鸣狐,但哪里又有点不一样。

  他还是小看了平时看起来清冷,现在眉宇间仍清冷着,眼神和嘴角却带了火的人的魅力。鸣狐的运动服拖着尾,没全脱掉,小狐丸能清楚的看到平时经过锻炼的姣好身材,带着股清瘦的味道,苍白而恰到好处。

  腹肌因为鸣狐跪坐的姿势微微突出,脊部陷下去了一个诱人的窝,小狐丸看着完全展露一切的鸣狐,看着轻舔了嘴角的鸣狐,只感觉那把火要一直烧穿了自己。

  “我的小动物。”小狐丸尖利的犬牙咬在了鸣狐的脖颈上,霸道的留下了自己的标记,让鸣狐的喘息抑制不住的从嗓子里流露出来。

  鸣狐在小狐丸一路向下亲吻的过程中,始终轻轻的,温柔的顺着他长长的毛发,包容的要命。

  当混合着爱,情欲,茶香,雪的过程结束后,天已经开始放晴了,落日从云背后出现,暖色似乎洒满了天空。

  “好像一点也不冷了。”鸣狐枕在小狐丸的膝头,一起在门口看着天空。

  “啊,是啊,下次再让我摸到你手脚冰凉,我就打你。”小狐丸笑着,衣服闲散的挂在身上。

  “不会了。”鸣狐挪了挪头的位置,缩了缩被小狐丸紧握着的手,“有你。”

  “啊,也是啊。”小狐丸点点头,“还有我。”

他看着天空,却抑制不住满心将要溢出来的温柔,俯下身吻了吻鸣狐的耳朵尖。

  冬天总会过去的。春天来了,他们就可以坐在这里看樱花,漂亮的,永远不会停止绽放的温柔的花。

评论(2)
热度(47)

© 0 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