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一个

胜出|失忆症

一个脑洞~

爆豪胜己看着乱糟糟的家,几乎被拆了个遍,默默的坐在楼梯上,知道这个临界点快要来了。

绿谷出久,他可爱的笨蛋伴侣在不久前中了敌人的个性,记忆、身体、智商和情商都在随着时间而不断倒退。

太阳每升起来一次,废久就会失去一天从前开始的记忆,说起来这个个性挺像返老还童的,但是由于时间在废久的身上慢慢的倒退着,他会在现在与过去的交汇点上死去。

而这个临界的一天正在不断的接近。

开始的时候,绿谷出久还可以正常的和爆豪胜己坐在一起看电视,睡觉,买东西和救人性命,但慢慢的绿谷出久就已经不能正常的和他人交流了,爆豪胜己在说起一些往事或者人物的时候,绿谷出久只能摸摸头发,告诉他,抱歉,小胜,我不记得了。

为此他们俩决定一起写下昨天发生过的事情,重要的时候进行录像,以此尽量保证废久的记忆完整。

但是,仅仅是这样是不行的,在时间的面前,谁都无法停止脚步,绿谷出久渐渐的忘记了好友,忘记了自己的努力,忘记了很多美好的事情,即使坐在电视面前看着爆豪胜己进行的全天录像也无法理解,就好像录像里面存在过的是另一个人。

绿谷出久渐渐的变得敏感而自卑,因为倒退的不仅是身体和记忆,他所有的机能甚至本能都在倒退。

爆豪胜己有时候都不能确定这个坐在床上看着窗外的废久还是不是自己的废久了。

他的朋友们会经常来看他,但绿谷出久已经忘记了他们,他呆滞的转过头,拒绝和陌生人说话,暴躁的时候开始毁坏家具,撕扯床单,甚至自残。

在不正常的这一切发生之后,绿谷出久会有片刻的清醒,他睁着墨绿色的大眼睛,躺在爆豪胜己的怀里,眼泪顺着面颊大串大串的流下,他会不停的抱歉,紧紧的咬着牙告诉他,我用尽全力了,小胜,可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的身体,对不起,对不起。

啊啊。

爆豪胜己有的时候是真的想要砸烂这破烂的生活,他看着废久痛苦不已,却无可奈何,这种焦躁让他变得有些失去思考能力。

为什么偏偏是他的废久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直到今天。

当他推开家门的时候就知道一切可能就这么结束了。

狼藉的家和坐在地上手臂流血的废久,让坚强的从不畏惧的男人第一次弯下了腰,他跑过去抱紧绿谷出久,牙齿咬在一起发出了不知道是生气还是悲伤的颤抖声。

“废久。”

爆豪胜己亲了亲他的额头,叫他的名字,知道他已经不会回头了。

那个下班后微笑着跑进自己怀里,揽着自己脖子的绿谷出久已经不见了。

可恶可恶可恶可恶。

爆豪胜己抬起右臂,狠狠的锤向地面。

看着我啊,废久,看着我,告诉我我是谁。

爆豪胜己将头深深埋进绿谷出久的肩膀里,把带着血腥味的眼泪生生逼回眼眶,自己如果都绝望了,那废久要怎么啊。

“废久啊,还记得欧鲁迈特吗?”

爆豪胜己小心翼翼的抱起绿谷出久,踢开脚边的杂物,走到楼道里坐下,“回答我,废久,还记不记得欧鲁迈特?”

绿谷出久没有反应。

真的就像只木偶,呆滞的看着爆豪胜己的脸庞。

该死的,为什么要取这么一个英雄名啊,爆豪胜己眼睛里爆出了红血丝,废久,还在的话就给我反应一下啊。

可恶。

“小……”

“欧……鲁迈特”

“!”爆豪胜己呆在原地,看着身边人深绿色的瞳孔慢慢恢复了澄澈的墨绿,“废久?!”

“抱歉,小胜,那里把我拉的太……紧了,我用了好大的劲才回来。”绿谷出久深深吸了口气,一开口,大串的眼泪就不由自主的滑下了,“我又惹麻烦了对不对,咳……欧鲁迈特……小胜……真的很抱歉,很抱歉,可恶……啊…我…不记…得了,小胜,和,欧鲁迈特是谁啊?”

绿谷出久的表情变了几番,直到最后眸子里透露出了一种全然的陌生,近乎纯净的冷漠的陌生,简直到了让爆豪胜己倒起鸡皮疙瘩的地步。

等一下。

不要啊。

废久。

“你连我都忘记了吗你个混蛋!!!”爆豪胜己就像一头发了怒的狮子,咆哮着,愤怒着,伸出拳头就想狠狠的落在废久的脸上,让他好好的反思一下——但他又不忍心,在接近绿谷出久脸蛋的一瞬间,爆豪胜己颤抖着放开了拳头,轻轻抹掉了绿谷出久脸上还没有干掉的泪水。

“傻瓜,连自己的丈夫都忘了,谁还要你啊?”

还不如永远都不要回应我来的好。

爆豪胜己仿佛看见斑驳的光影卷着他们的回忆,回到了天上。

那些从小就在一起,一起吃饭玩耍的记忆,和好的经历,一起成长努力的记忆,帮助他人的经历,一起结婚工作的经历,睡觉的经历,全部都消失了。

风吹散了绿谷出久小木偶的头发,吹干了他的泪水。

在那之后,爆豪胜己还是爆豪胜己。但是他拒绝一切来看望绿谷出久的人,亲自给他洗澡喂饭喝水,吃不进去的就自己咬碎了送到对方嘴里。他仍然积极上进的救助他人,只不过狠揍每一个敌人来寻找那个给废久施加了个性的人,他把废久收拾的干干净净的,看电视的时候搂着他,睡觉的时候把他圈到怀里,锻炼的时候让他坐在一边,还会轻轻的吻他的额头,摩挲他的手掌心。

谁都不会发现爆豪胜己深夜时空洞的双眼,除了他的小木偶。

又是一个晴天,天气很好,万里无云的好。

爆豪胜己照常把空盘子空杯子放进水池后,走到阳台亲了亲废久温暖的发梢,他看起来正在看着外面郁郁葱葱的大树,但爆豪胜己知道,绿谷出久已经不会看东西了。

尽管如此,也没关系的。爆豪胜己亲了亲绿谷出久的脸颊,凑在他耳边说,“再见了,废久,我出门了,希望你今天能和我说话,如果你能和我说话,我就奖励你,什么奖励都可以。”

这看起来有点神经质对不对。

为什么要对着一个丢掉了灵魂的肉体不断的说话,爆豪胜己自己也不清楚,也许是因为自己期待有一天废久能够回来。

爆豪胜己没有崩溃,也许是因为这份打击太过沉重反而让人失去了一切情感,只剩下了冷漠的保护壳和对过去的憧憬,他一遍一遍的试图把绿谷出久叫回来,但是都没有效果,他看着恋人从自己的指缝中间一点一点消失殆尽,这让人怎么释怀?

“我出门了。”

爆豪胜己勾上鞋,对着冷冰冰的家里告别,最后回头看了一眼后,准备拉上门。

不知道什么时候像太阳一样闪闪发光的男人眼睛底下也出现了化解不开的青痕.

————

“小……胜……”

熟悉的声音像是隔了一万年那么久才响了起来,由于那声音真的是太轻太轻了,爆豪胜己甚至都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出现了问题。

“小……胜……”

爆豪胜己扔下了手中的背包,简直是用光速冲回了家门,巨大的烈焰咆哮着吐出了黑烟。

“废久?!”

爆豪胜己急急忙忙的推开阳台门,膝盖着地飞速滑到了绿谷出久的身边,这个姿势一点也不好笑。真的。

“咔……咳…咳…”

绿谷出久坐在椅子上,僵硬的扭动脖子转过了头,清明的墨绿色瞳孔说明他现在的确在这。

“我在,废久,我就在这。”爆豪胜己金黄色的瞳孔一瞬间就变得绚丽而夺目,他紧紧握着绿谷出久的手,表示他现在就在这里。

“好累……小胜,那边,没时间了……不甘心,我还没跟小胜……道别,不…甘心就那…么走了。”绿谷出久模模糊糊的说着话,显然神智还没有完全回来,他无意识的朝着爆豪胜己伸开手臂,说道:“抱抱我,小胜,抱抱我……”

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啊啊啊啊。

爆豪胜己恶狠狠的咬着牙,紧紧的紧紧的用尽所有的力气抱紧了自己的小木偶,所有的感情像一座火山喷发了一般涌出了心田,酸涩的,痛苦的,美好的,让爆豪胜己无法抑制的将头紧紧埋在绿谷出久的肩里痛哭流涕。

“小胜,好温暖,不哭哦,我要走了,你要好好的……我不在,小胜也要努力下去,要……要爱我,不对……不对,小胜要爱别人,会有一个人…”绿谷出久轻轻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伴侣,用尽全力亲了亲爆豪胜己的眼皮,露出了一个微笑:“因为小胜这么好啊……真是…舍不得。”

“混蛋,你在说什么鬼话,给我留在这里,听到了没有,废久,给我留在这里!!!”爆豪胜己用尽了所有力气抓紧他的小木偶,即使如此,他还是觉得绿谷出久慢慢的在自己手心里消失了,就像流沙一般。

“要加油啊,小胜!活下去。”熟悉的绿谷出久在一瞬间出现了,大概是回光返照吧,他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却咧开嘴大笑着,没有让它们流下来,因为告别的时候可不能丧气啊。

“再见啦!”绿谷出久依依不舍的紧紧拽着爆豪胜己的衣服,抓的指尖发白,埋在他的怀抱里最后深吸了一口太阳的味道:“再见啦,小胜!”

“不要啊……不要,小久。”不要再见,不要分别。

爆豪胜己哽咽到发不出声音,紧紧的抱着怀里逐渐瘫软的小木偶,痛彻心扉,眼泪简直像是破堤的洪水,怎么都停不下来。

废久。

再见了。

我会很快的,所以乖乖的等着老子。

在那边寂寞的时候也不许勾搭别人。

就算是想我想到无法抑制也不许哭。

谁欺负了你给我记住名字,我到时候帮你杀了他。

不然我会狠狠的揍你的。

带着回忆好好的想念我吧。

我的爱人。



再后来。

日子还是得继续过下去,爆豪胜己变成了一个人买菜,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电视,一个人听故事,一个人睡觉。

但爆豪胜己独自吃两人份的蔬菜,享受两人份的欢笑,品尝两人份的猪排饭,喝两人份的饮料,揍两人份的怪人。

怎么样都得活下去,还不能简简单单的行尸走肉般活下去,他必须得用两人份的信念拼上命的帮助他人,找回希望,任务这么艰巨,但他绝不会认输的。

毕竟这可是废久的愿望,也是自己的愿望啊。

真是的,废久,看看你给我找了什么样的麻烦。

之后可是要好好给我道歉的。

爆豪胜己摩挲着照片上穿着纯白西装笑得开心的绿发男人如此说道。

评论(12)
热度(66)

© 0 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