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一个

胜出★传纸条

莫名其妙的段子~

大家都见过爆豪胜己最光荣的时刻,他的暴躁,他的冷静,他的细腻大家也都有目共睹。

很少有人会见到爆豪胜己最卑微,最糟糕,最不堪的样子,他的亲人肯定是见过的,但那也是极少数的情况,因为爆豪胜己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发光体,谁能有机会去看到太阳最糟糕的时刻呢。

除了绿谷出久。

这真的是一对奇怪的幼驯染,说不上来是竞争,是别扭,是嫉妒,是压力,是追赶,是排斥,还是相互鼓励,相互吸引,相互喜爱,反正他们这么磕磕绊绊的一路走来了,不管如何生命里都已经少不了对方了。

如果只是被一个人的光荣所吸引,那是很危险的。当他头上的光环一旦褪色,还有谁会待在他的身边?

绿谷出久见过爆豪胜己最糟糕的时候的样子。

他也会因为害怕而颤抖。

会因为受伤而哭泣。

会有很多东西搞不懂。还会很执拗。

会因为自尊心而完全爆炸掉。

尽管下一瞬间这个明亮的小太阳就会重振旗鼓,但在上一个瞬间,这些都已经被绿谷出久记录在眼睛里了。

绿谷出久不讨厌这样的小胜。

他觉得这样的爆豪胜己会比平常更容易靠近,就算只是自己这么认为,就算下一秒自己也会被推开,但反反复复的看到了这么多次小胜成长的泪水后,他们的关系总会悄悄的更进一步。

就像现在。

前后桌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可以传纸条。

听上去很土很老套很没有心意,但是事实上这真的是一个快速增进感情的最佳机会。

相泽老师已经睡过去了,大家开始各自忙碌各自的。难得可以体会一把上课休闲的隐秘快感,大家自然是抓紧机会行动起来了,偷看别的女生也好,吃泡面也好,锻炼肌肉也好,照镜子也好,大家都一边认真的盯着课本,一边安静积极的做着小动作。

绿谷出久看着突然从前面以光速飞到自己桌子上的小纸条,以及保持“我是大爷”的坐姿的小胜,稍微有些不知所措,除了初中旁边的同学需要借东西之外,他从来没有和别人传过小纸条。

这是小胜传过来的啊。

绿谷出久侧着头看了看四周,很好,大家都在各自忙各自的,完全没有人注意到他的桌子上多了个小纸条。紧绷着嘴唇,展开那张小小的薄薄的残缺的纸片,绿谷出久就像是在面对敌人的情报一样严谨庄严。

“废久,你带国语书了吗。(后面是一个鬼脸涂鸦图案)我真的很不想问你借的,可是没有办法,废久你要是敢说没带,我就杀了你。”

哈!这还真是出乎意料的普通啊。

绿谷出久看着歪歪扭扭的字和那个大大的爆炸涂鸦,迅速的打开书包找到了国语书,表情真的比考试的时候还要严肃,完全没有被逗笑。会被杀了的啊。

“小胜,我要怎么给你。(一个绿色的涂鸦)”

绿谷出久翻过纸条在背面用半斤对八两的字体写道,他拿着国语书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给小胜,放在平时的话,是怎么样呢,大概就直接给了吧,自己已经记不清楚了。

握着小纸条,绿谷出久感觉自己的手心开始出汗,这已经是条件反射了,碰上小胜的事就会这样。

绿谷出久戳了戳爆豪胜己的背部,看到小胜嘎的晃了一下,从凳子下面伸出了手。

再次环顾了一下四周,绿谷出久正视着前方,拿着小纸条的那只手从桌子下面向前伸去,他觉得自己在做贼,干嘛不直接说啊,他想——大概是为了不打扰周围的同学吧。大概。

!!!

然而故意装出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的结果就是绿谷出久完完全全的擦偏了方向,他的手指非常非常巧合的摸到了小胜的手掌心,感觉粗粗的,有一层训练摩擦出来的茧子。上一次摸到对方的手还是小的时候,幼儿园排队拉手的时候。

“对……对不起。”绿谷出久慌慌张张的把小纸条放到了爆豪胜己的手心里,唰的缩回了手,感觉耳朵有些热热的,为什么摸到了竹马的手会这么紧张啊!

“笨蛋就是笨蛋。”

绿谷出久听到爆豪胜己这么低声说了一句,赶忙低下头看着课本上黑色的字体,只感觉它们可爱的扭动了起来,自然就不会看见他的幼驯染在前面捂着嘴一脸烦躁的脸红的样子,废久果然是个没有自知之明的傻子,爆豪胜己这么想着,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自己的手心,真的是不由自主的,然后脖子也爆红。

过了一会儿,绿谷出久注意到爆豪胜己敲了敲他的桌腿,再次伸出了手——这是要书吧,绿谷出久想着,把课本从下面递了过去,这次小心翼翼的避开了肢体接触。

爆豪胜己有些不爽的拿过了书,总感觉有点不爽。废久是没有情商吗,就这样没有任何表示吗?脑子被烧傻了吗?

绿谷出久莫名其妙的看着前面以巨大的声音翻书的爆豪胜己,有些不知所措,自己是哪里又让小胜不开心了吗?

又过了一会,绿谷出久又收到了一个弹过来的小纸条,他抬头看了眼小胜,正在若无其事的捂着耳朵靠在桌子上。展开之后,正面画着满满的感叹号。

“!!!!!!!!!!!!!!!!!!!!!!!!!!!!!!!!!!!!!!!!!!!!!!!!!!!!!!!!!!!!!!!!!!!!!!!!!!!!!!!!!!!!!!!!!!!!!!!!!!!!!!!!!!!!(省略无数个)”

是爱的很要紧的意思。喜欢你到面红耳赤。

可惜绿谷出久完全的屏蔽了这种表达。他不解的回一个感叹号。

峰田实坐在后面沉默的看着这一切,完全石化表情,他已经习惯了,反正他对于前面两个完全处在二人气氛中一个还不自知的家伙来说完全没有存在感对吧。

这就是男孩子们之间的羁绊啊。

是羁绊啊。

二号小纸条背面写着废久~



评论(2)
热度(51)

© 0 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