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一个

死出的年龄操作养成


过去1.
绿谷出久捡到死柄木弔的时候还是个高中生,那天他正好要去倒垃圾。

小孩子穿的衣服破破烂烂的,独自一人窝在垃圾堆旁边的墙角里,脸色苍白,看起来似乎非常的阴沉。

绿谷出久不该多管闲事的,但小孩子偏偏在他经过的时候抬头看了绿谷出久一眼。绿谷出久可以看到,小孩子的眼睛里似乎什么也没有,只有静静蛰伏的黑暗。

我不该这么放任一个小孩子自取灭亡,绿谷出久这么想着,走过去抱起了小孩子。小孩子爬在他的肩头不吵不闹,轻飘飘的就像是没有重量。

“喂,大哥哥,你也想要拿我做实验吗?”苍白瘦弱的小手圈着绿谷出久的脖子,声音平静至极。

“实验?!什么实验?”绿谷出久不知所措的转头,和怀里的小孩子认真的对视:“我是该征求一下你的意见的,你愿意和我一起生活吗?我叫绿谷出久,直到你自立为止我都会照顾你的,你不答应的话就当我是太自作主张了吧。”

“生活?生活啊—”小孩子听到绿谷出久的建议后,咧大了嘴,轻轻歪头,露出了一个扭曲的微笑,“我叫死柄木弔,大哥哥要和我一·起·生·活·的话真是太好了。”

绿谷出久应该感觉到不正常的,他不应该带回来路不明的小孩子回家的,但是心里有一种感觉在告诉他,他应该帮帮这个孩子,就像是电视里的英雄人物该做的那样。

所以他轻轻卷起指头,敲了敲死柄木弔的脑门,对他说道:“笨蛋!小孩子不许这么笑,会把其他小孩子都吓跑的!”

死柄木弔有一瞬间的呆滞,把两只小手放在绿谷出久刚刚接触过的部位上,抬起眼睛向额头上看:“——奇怪?讨厌的家伙,不懂礼貌的家伙,我该杀死你的,但是——但是,大哥哥的动作意外的不会让我感到烦躁啊。”

“笨蛋!不许说死!弔要做一个讲礼貌的好孩子!”

现在2.
死柄木弔身形修长,靠在超市的冰柜上,足以吸引附近几个女高中生偷偷捂着嘴看着他的背影。

“久,快点啊,周围有几只讨厌的虫子一直在啰啰嗦嗦啰啰嗦嗦的盯着这边,我真的好像毁掉她们该死的眼睛啊。”

死柄木弔说着走到绿谷出久旁边,揽着他的肩膀,弯着腰把下巴抵到绿谷出久的肩膀上,完全无视了旁边战战兢兢退开的路人:“阿久,挑了这么半天还是没挑好吗?”

“弔君,我说了多少遍你要好好的说话,不许吓到旁边的人!”绿谷出久头也不回的轻轻拍了拍肩膀上那只毛绒绒的头,“因为我在想今天该给你草莓味的酸奶还是苹果味的酸奶,你一天到晚都不好好的吃饭,身体可以受得了吗。”

“呜一——我讨厌酸奶啊,阿久,超级讨厌,恶心的黏糊糊的液体。”死柄木弔眯紧了眼睛,死死盯着绿谷出久手上躺着的酸奶,伸手就去拉绿谷出久的手掌:“该死的东西,阿久,不许让它们躺在你的手上,只有我能拉你的手。”

“你是小孩子吗,弔君,再过几年就该离开我了,还像个自大的小朋友黏着我,我怕我到时候会舍不得你的。”绿谷出久侧过头,亲昵的笑了笑,露出了圆圆的酒窝,轻轻用指尖点了点死柄木弔的鼻尖。

周围的女高中生又发出了低低的惊呼,因为这个侧头的男人看上去真的好温暖啊,是个看上去露着友善气息的强大的成年人,不是柔弱的温柔,而是坚韧包容的温柔,瞬间就能吸引人的目光。

“可恶!该死的杂碎,一群臭小鬼,不许看向这边,毁掉她们哦,毁掉这个该死的杂碎社会和这些虫子。”死柄木弔和绿谷出久十指相握,一边准备伸腿一脚踹向冰柜,一边咬紧了牙,眼睛里暂时的露出了疯狂的光。

“乖,我说过的,要试着克服这种焦虑感,好吗,弔君也不要太小看现在的女高中生了。”绿谷出久把另一只手里草莓味的酸奶放进购物车里,一只手按住了死柄木弔的腿,和死柄木弔握住的手用了点力气:“等下弔要好好的给她们道歉。”

买完东西经过那几个女高中生的时候,死柄木弔在绿谷出久的监督下不情不愿的憋出了一句:“对不起,杂碎。”当然杂碎这几个字被绿谷出久用手捂了下去。

死柄木弔趁这个时候还趁机伸出舌头舔了舔绿谷出久的掌心,谁让他命令自己做了不喜欢的事情。

女高中生们自然都没理解,为什么刚刚偷看的目标之一突然就走过来对自己道歉了,她们面面相觑,不知所措的站在一边说了没关系。

过去3.
小小的死柄木弔坐在绿谷出久的腿上,他的身上有一些奇怪的伤痕,绿谷出久正在帮他治疗。

“不要怕?要问为什么?因为我来了!!”

电视里正在播着英雄欧鲁迈特的宣传片,健壮的男人正带着狂笑拯救他人。

“好烦,这个人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虚伪的家伙,既然他这么厉害,为什么这个世界上还是会有罪犯啊,英雄就是这样的家伙啊。”死柄木弔指着欧鲁迈特的脸,一边扭曲的笑着一边咬牙切齿的说着。

绿谷出久捏着死柄木弔的脸,扯着他的脸硬生生露出了正常的微笑,说道:“不是这样的哦,弔还太小了,等到你可以脱离我独立生活,真正独立思考的时候就明白了,我觉得欧鲁迈特很帅气啊。”绿谷出久把下巴放在死柄木弔的发间,亲了亲他头顶的发旋,“等到弔遇到正确的人了,就会想要去保护这个社会了,现在只是弔没有找到信念和自己英雄罢了。”

“绝对不可能,总有一天我要亲手毁灭那种垃圾英雄。”死柄木弔靠在绿谷出久的身上,阴沉沉的啃咬着拇指的指甲盖。不过绿谷出久这个人的味道还真是好闻啊。

“弔君不要这么没有礼貌!”绿谷出久用手背敲了敲他的脖颈,“如果社会上没有这样的人存在,那可就一团糟了,弔也会吃不到好吃的猪排饭了哦。”

“这有什么关系吗,英雄和猪排饭那种油腻腻的东西。”死柄木弔不理解的烦躁的揉了揉头发,侧着脸去看绿谷出久沉思的表情。

“也不能买到欧鲁迈特的周边了哦。”绿谷出久十分认真的用指头抵着下巴。

“那真是太好了。”

“也喝不到草莓酸奶了哦。”

“太好了。”

“也玩不到滑板车了哦。”

“幼稚小鬼才会玩吧。”

“也吃不到暖乎乎的面条了哦。”

“没兴趣。”

“开玩笑的——弔君应该更像个孩子才对,偶尔撒撒娇是应该的,但是更要学着去判断是非善恶,我仅仅是这么说是什么用也没有的,因为曾经别人告诉过我,要拿出实际行动才可以说服别人,我会努力让你逐渐认识到这个社会的珍贵之处的。”

绿谷出久深绿色的瞳孔在太阳的照射下散发着绚丽夺目的炽热的光,这些话和这些行为要是由任何一个“别人”来做都会让人觉得别扭的可怕,但在绿谷出久的身上,那种堪称笨拙的执着,源源不断的善意和点点滴滴的努力都会让身边的人一点一点的受到影响,毕竟他的目标可是要面带微笑的帮助所有有困难的人!

“怪胎。”小小的死柄木弔一时间不知道该回应什么,绿谷出久身上强大的精神力在一瞬间,仅仅是一瞬间让他的心里感觉到了触动,“所以还是毁掉欧鲁迈特最好。”死柄木弔转过身紧紧搂住绿谷出久的脖子,勉强为了这个人的话,稍微的改变一下自己也不是不可以。

“弔君!不应该这么说啦,不可以随随便便的形容一个人是怪胎。”绿谷出久一边说着一边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小孩子还是很可爱的啊。

现在4.
公交车上的人目光离奇的暗中观察着那边的二人组。

死柄木弔正抓着绿谷出久的衣角,非常用力的抓着,绿谷出久都怀疑他的衣服会不会直接被拉裂。

“弔,能不能抓住车杆呢?”绿谷出久看向死柄木弔的手,指了指车杆,在周围乘客一脸了然的表情中,挤出了一个微笑,并且棒读下一句话:“当然,不想的话也没关系。”

“不想。”死柄木弔非常直接的拒绝掉了,继续拽着绿谷出久的衣服,十分自然而理所当然的站着。

好吧,是意料之中的回答。“……弔为什么非要抓住我的衣服呢,别的地方不好吗,比如……你可以拉着我的胳膊。”绿谷出久抓了抓头发,不太理解为什么弔要这么做,是因为没有安全感吗?

“因为这可是你教给我的。”死柄木弔侧过头,看着绿谷出久脸上的小雀斑,忍住了啃咬它们的冲动。

“你忘记了吗,久,是你告诉我的,公交车上站不稳,要抓好你的衣服。”死柄木弔怒视着绿谷出久的嘴唇,仿佛那里只要蹦出一个不符合他设想的词语就要毁了那里。

“原来是这样啊,没想到是因为这个原因。”绿谷出久在脑海里搜索了一圈想关的信息,想起来了在死柄木弔的小时候,他们一起坐公交车的时候,由于车上的人太多,弔往往会被挤的东倒西歪,自己还专门穿了宽长一点的衣服让弔可以抓住,以起到保护他的作用,之后死柄木弔就习惯的上车抓住自己的衣角或者抱着他的腿,直到几年后他们很少坐公交车为止。

绿谷出久左手成拳,轻轻敲了敲右手掌心,这次让笑容到达了眼底:“是这样啊!我很高兴哦,弔君能认真的记住我说的话!那个时候是因为你还太小了,不过现在你可以抓住车杆了,那个更结实安全一点。”

“……”死柄木弔仍然凶狠的看着绿谷出久,这意味着他还没有得到称心如意的答案。

“当然!如果弔想抓住我衣服的话就抓住吧,只要不要摔到就好了,就是千万要注意力道啊,不要让我在公交车上露出不该露的地方。”绿谷出久十分认真而温柔的看向死柄木弔,刚想伸出手去摸摸自家别扭的小笨蛋,意外就发生了。

公交车遇上了红绿灯,急急的刹了车,绿谷出久因为惯性猛的向后倒去,表情有一瞬间的空白:“哎!!!!!!”

绿谷出久绝望的闭上了眼睛,这次绝对是要出糗了。

“阿久,要小心一点啊——你以为我抓着你是想干什么啊,你一激动就会变成这样啊。”

死柄木弔及时的在一瞬间把绿谷出久拉回了怀里,自己稳稳的站在原地,没有丝毫动摇,他紧紧的按着怀里人的头发,模仿着绿谷出久平时的动作,摸了摸他,“乖——乖,没事的。”

周围重新站稳的乘客有百分之八十眼睛里瞬间露出了狼一般的光,剩下百分之二十手里出现了火把。

“谢……谢谢,弔君果然已经长大了,已经可以照顾别人了,已经是只羽翼丰满的鸟儿了,已经到了离开我的时候了。”绿谷出久抬起头,老脸通红,身为一个成年人的确不该冒冒失失的,还要小朋友来照顾自己——对于自己来说,十几来岁的人当然还是小朋友。

死柄木弔不解的在脑袋上出现了一个黑色的井号,眼神暗了暗,加大了拥抱的力气,久是怎么推理到后面这些话的?最近总是提起离开的问题,这意味着—— ——

“唔。”绿谷出久退开了一点,从死柄木弔的怀里退出来,伸出胳膊揽住他的脑袋,侧过头亲了亲他的脸颊——最近的孩子都长的好高啊,自己作为一个成年人好歹也该主动点。

死柄木弔还没有爆发出来的黑色情绪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嘴边不由自主的带上了设定崩坏的奇怪微笑。

乘客们捂着眼睛纷纷表示亮瞎了。

TBC

评论里有一个三轮车,遁地。

评论(20)
热度(199)

© 0 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