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一个

轰出的段子

突如其来的脑洞,我的智商情商已经被丧尸吃掉了。

有个三轮车。


1.

轰焦冻看着面前这只畏畏缩缩的绿谷出久和他圆滚滚的兔尾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看起来绿谷是被某个特别的「个性」兔化并且暂时失去了一部分记忆。

“那个,那个,轰君,这个要怎么办啊?”绿谷出久磕磕巴巴的戳了戳自己的兔尾巴,结果戳到了敏感点让自己哆哆嗦嗦的起了层鸡皮疙瘩。

“笨蛋,过来。”轰焦冻面不改色的对着小兔子招了招手,看着小兔子眼睛里水乎乎的光,感觉自己身体的温度有些过高,那个精神无比顽强的绿谷似乎悄悄藏了起来,只剩下了那层软软的可爱的壳。

“等你恢复了记忆,我就抓住你的一个把柄了,绿谷同学,下次别这么大意了。”轰焦冻一边说着一边把懵懵懂懂向自己靠过来的小兔子抓着尾巴提了起来放到怀里,“手感真的不错。”

“呜意————”绿谷出久的脸蛋瞬间从顶红到下巴,只有打哆嗦的机会,“不要抓尾巴——轰,拜托了,尾巴,不可以抓住。”

“连性格也变的更像兔子了,幸好是我捡到了你,绿谷。”轰焦冻松开了手,温柔的揉了揉毛绒绒的深绿色头发,抱着比自己低了10厘米的兔化绿谷,轻松的可怕。

“你在说什么,轰,我听不明白。”绿谷把双手放在胸口,专注的看着轰焦冻的下巴,眼睛深处仍然是坚毅又强大的光,但从表面看,真的就是只软乎乎的兔子。

“没什么,回去给你胡萝卜吃。”

就这样,暂时失去了记忆,只记得自己和他人名字的绿谷同学被轰焦冻暂时拐回了家。

2.
“是欧尔麦特!轰!欧尔麦特!超——帅!”

轰焦冻翻炒着手中的胡萝卜,侧过头看了看客厅里看着电视的绿谷出久,他发间的兔耳朵都在跟着节奏晃动。

“连欧尔麦特的事也忘记了吗。”轰焦冻在心底这么想着,又把胡萝卜翻了个面。

“轰,欧尔麦特!他真的好帅!”绿谷出久光着脚就突然的跳下了沙发,蹦蹦跳跳的跑到厨房抓住轰焦冻的衣服角,把下巴轻轻放在轰焦冻的肩膀上,凑到他耳边一脸激动的说着。

“嗯,我知道,穿上拖鞋再下来。”轰焦冻默默的转过了自己那只热乎乎的耳朵,扛起对于他来说小小一只的绿谷出久,把他一路扛到沙发上,完全忽视了绿谷乱拨自己头发的行为。

“真是完全变成了小孩子啊,绿谷。”轰焦冻有些无奈,但是这样的绿谷不得不说真的是很可爱了。

3.
绿谷出久鼓着腮帮子,吃饭吃的正开心,一边看着轰焦冻优雅的吃饭姿势,吃的更欢实了。

但他突然就停下了吃饭的行为,直直的看着轰焦冻,看着看着眼睛里就积聚了一层水光。

“突然间这是怎么了。”轰焦冻有些不知所措,说实在的,让他应付一只软趴趴的绿谷,简直就是完全的戳了他软肋。他们可以打架,可以战斗,可以互相鼓励,但是一只软绵绵黏着他的绿谷!完全限制了他的一切行为。

“吃我的菜。”轰焦冻梗直的把菜全部夹给绿谷出久。

兔久摇头,眼泪刷刷刷的就要出来了。

“吃我的肉。”轰焦冻梗直的把肉全部拨给绿谷出久。

兔久摇头,一大串鼻涕被他硬生生吸了回去。

在轰焦冻把米饭也拨给绿谷出久之前,兔久猛的低下头摇了摇,兔耳朵也跟着一起打转,“不是!不是不是!”

轰焦冻看着绿谷出久爬上了餐桌,用三好学生的姿势跪坐在他面前,双手紧紧的握着自己给他换上的大号衬衫。而自己的双手还维持着拿筷子和扶碗的姿势。

“不是的,不是的,轰君,是轰君这里让我觉得很伤心。”兔久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给轰焦冻示意。

“——”

“所以,我希望轰君不要难受,痛痛吹吹就飞走了。”

轰焦冻看着绿谷出久凑过来,轻轻的吹了吹自已头上那片疤痕,然后轻轻的亲了亲那片红褐色的粗糙不平的皮肤。

“妈的。”轰焦冻发誓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那个伤早就不疼了,但他发誓他的瞳孔绝对放的老大老大,他甚至不由自主的在心里说了句妈的,感觉自己的心脏在一阵阵的收缩。

这不是一个英雄该有的心理活动,他知道,但这也不是他能控制住的。

轰焦冻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手该放在哪里,只能凭本能的把绿谷从餐桌上抱进怀里,安慰性的抱紧绿谷出久,告诉他:“没事哦,绿谷不要哭了,伤口早就不疼了。”

4.
夜晚,绿谷出久缠在轰焦冻的被子里,被轰焦冻揽在怀里,睡的老熟。

“欧尔麦特!哎嘿嘿!超帅!”绿谷无意识的说起了不知道第多少次说的梦话,嘴角都要咧到耳朵根了。

“都失去记忆了还记得自己有多么喜欢欧尔麦特吗,欧尔麦特确实也是我的仰慕对象之一,但是真是有点火大啊,绿谷。”轰焦冻面无表情的把绿谷出久又往自己怀里送了一点,“至少现在希望你不要梦到他啊。”

5.车

https://shimo.im/docs/yewAO7kAg9gW1CiX/ 

https://shimo.im/docs/yewAO7kAg9gW1CiX/

6.
后来,某天绿谷突然就恢复了记忆。

但是兔化时的记忆也确确实实留在脑袋里了。

绿谷觉得自己丢脸的要命,一切都那么的丢脸,他只能捂着脸疯狂的给轰同学道歉,哼哼唧唧的不敢抬头去看轰君的表情。

但是这一切当然不能就这么完了。

轰焦冻十分的冷静的陈述了一大堆道理之后,总结了一句话,不是你的错,你喜欢我对吗,我也喜欢你,你没有性别歧视对吗,以后的道路也不会变的,我们该怎么向第一前进就怎么做,我依然不会手下留情,但我们可以相互学习,我还可以给你做饭,都是有利的,所以交往吗?

这大概不是一句话。

但也不重要。

轰焦冻认为即使绿谷不答应他,他也要想尽一切办法让他答应。

但绿谷被说晕了,他们也确实互生了好感,这很奇怪,绿谷承认,但在这个社会什么是不可能的呢,他们也的确可以一起前进奋斗争斗,于是他红着脸开心的答应了。

男孩子的羁绊,斯巴拉西。


评论(3)
热度(38)

© 0 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