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一个

【贾尼】FOREVER

0.

天上正下着雾蒙蒙的雨。逆着雨势向天空望去,阴灰色的一片,潮水已经涨起来了,呼啸着穿过河道奔向远方,火车的铁皮与风摩擦,带着细小的雨珠和巨大的轰鸣声与行人擦肩而过。


贾维斯身上黑色的风衣裹着脚踝随风左右飘荡,黑色光洁的皮鞋恰好踩在黄色的警戒上,他以一种严谨而认真的姿势站着,近在咫尺呼啸而过的火车产生的巨大吸引力仿佛随时会把他吃进轨道深处,气流掀起了他的发梢,带着波涛从他的眼前划过,偶尔有冷黄的车灯映进他的眼睛里,照的那里闪闪发光,但那只是暂时的,贾维斯的眼底只有长久的,死一般的沉寂和冷漠。黑色的伞平稳的撑着,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封闭的空间,四周空无一人,只有隐约的雨滴落地的声音,好像什么都不会影响到这个旅人。


贾维斯不知道自己身上曾经发生过什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站在这里,不知道自己将要到哪里去,他茫然的醒来,茫然的站在这里,他下意识的来到这里,他在冥冥之中感觉到他在等待什么,但他想不起来了,有什么在等着他,但他想不起来了。


机械的甜美女声突兀的响了起来,播报着没有人聆听的天气和新闻,空荡荡的回响在这里,就像只没有归宿的鸟儿在孤独的歌唱。


贾维斯独自想着,失去了记忆的人该是什么样子呢?


一般来说,这个时候是不会有任何人来回答他的问题的,但贾维斯的脑子里确确实实的迅速闪过了一排解释说明,在无形中让他看到了画面,听到了声音,让他收集到了关于“失忆症”的普遍表现的信息,甚至不给他一丝一毫的思考与抒情空间。


伸出一只手,放在自己的面前,贾维斯面无表情的看到一大串全系屏幕出现在掌心,倒映着自己泛着冷光的瞳孔和无数零星滑过的信息。


自己不是人。


贾维斯的心里迅速而明确的产生了这种认知,随即恢复了一部分身为“机械”的功能和自觉。他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或不开心,仿佛这是件理所当然的事,他的确就该是这样。


是的。


冷风夹带着一朵柔弱的花瓣抚过贾维斯的脸庞,带着远方土壤的清香,缓缓的飞向未知的远方,“机械会有理所当然这种感觉吗?”在人造皮肤与花瓣接触的瞬间,贾维斯听到花朵爬在耳边悄悄的这么问自己。


1.

红色的消防栓,黄色的雨衣,蓝色的书包,白色的斑马线。


贾维斯撑着大大的黑伞,走过了许多地方,在他的“备忘录”里只有一个坐标,贾维斯知道,那一定非常非常的重要,他不断的向那里靠近,经过了星星,经过了太阳,走向终点。


他现在就站在这里,坐标与目的地的小点相吻合,面前是一座私人别墅,建在被大海包围的地方,与世隔绝。


门上什么也没有,光秃秃的一片,旁边没有邮筒没有信箱,没有电子显示器,也没有门铃。贾维斯停滞了片刻,下意识的又往前挪了半步,几乎贴到了门上。


“欢迎回家,亲爱的贾维斯先生,请输入身份指令。”


一个非常非常熟悉的女声突兀的响了起来,带着礼貌和关心,熟悉的贾维斯几乎要念出她的名字,但也只是几乎而已。


搜索身份指令。


贾维斯不会去想为什么自己能触发密码界面,不会去想为什么他会产生熟悉这种感觉,不会感到焦急和迫切。他只是对身体下达了命令,可惜,一阵忙碌后,信息界面显示空白。


是什么呢。


贾维斯站在原地,他不会去尝试,他没有尝试这种设置,他只是再一次对内部机械结构下达了搜索指令。


是——什么呢?


突然之间,一串乱码出现在信息库里,触发了内部警报,贾维斯自己能听到现在身体里一声比一声高的嗡鸣声,分贝已经达到了能杀死一只小鸟的等级。


人造视网膜上一阵颤抖,伴随着一阵眩晕,浮现出了一个彩色的画面,就像是病毒侵蚀了系统。贾维斯深深的眨了眨眼睛,试着重启系统,但似乎没有什么作用,恍惚之间,似乎看到了画面右下角小小的日期标注。


4月29日


“Sir,请您老实的告诉我,我的身份指令到底是什么,您随便的做了修改我会很头疼的。”


贾维斯看着托尼脸上的笑容,看着暖灯下托尼眼睛里的光,默默的站在一只手臂的距离之外,等待着Sir的回答。


在一阵长久的沉默中,贾维斯迟迟没有等到密码,他看着托尼嘴边越来越明媚的笑容,突然觉得知不知道好像也不是很重要了,因为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Sir脸上指标正常准确的笑容了。


但他的情感模拟系统下达了指令,贾维斯不得不又叫了一声:“Sir——请告诉我。”


托尼笑得更开心了,眼睛里的星星都闪着一层温柔的光,他开口,声音里带着微醺的沙哑,说:“猜猜呀,J。”


贾维斯不知道自己的哪一部分出了问题,他感觉一阵可以用梦幻来形容的眩晕涌上了他的机械脑,贾维斯幅度轻缓的甩了甩头,逆着光去看Sir——仿佛他的周围有一层暖黄的光晕。


猜猜,猜猜,J。


贾维斯的情感模拟系统遵守了这个指令,模拟平时托尼设置口令的习惯,给出了几个答案。


“超级管家?”“笨笨3号?”“金枪鱼?”“托尼的好帮手?”“J?”


“哈哈!J,都不对,我知道你猜不出来的,这是我给你目前的最高荣誉,看在今天任务成功的份上,你真的想知道吗?”托尼拍了拍贾维斯的肩膀,看着贾维斯的眼睛。


“是的,Sir,请告诉我。”贾维斯仍旧是超级精英管家的表情,严肃的看着托尼。


“Partner.”托尼的表情仍然是轻松而愉悦的,只是眼底里多了份认真。


“Partner?”


“去试试吧,J.”


“但是,Sir,搭档应该是同另一个人联合或紧密联系以组成一对——”贾维斯认真的从网络上找来了这个词的解释,他想说自己的条件与这个词语的意思并不吻合。


“嘘!J,只是去试试吧。”托尼把贾维斯向门推了一步,眼睛里带着期待。


“试试吧,J——”


贾维斯的思维瞬间被拉了回来,他看着门,和那段突如其来,如同病毒般顽强的画面里一样,一起开口:“Partner.”


“抱歉,口令错误,您还有两次机会。”


刺耳的提示音响起。


可惜,门并没有打开。机械女声冷漠的回响着,拒绝了贾维斯。


贾维斯的表情此时堪称无辜,被冰雪包裹着的五官在无意间稍稍融化了一点,机械是不会恼怒的,他拉了拉袖口,把黑伞立在门边,那么,再想想,口令到底是什么呢?


又是一大段陌生的画面听从调遣般,从贾维斯的眼前出现,那大概是由于刚才的混乱而连带出现的。


贾维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今天的日期,冰冷的电子屏幕显示,3月3日。


12月20日


“Sir,您要一直呆在这里吗?”超级智能管家的声音从破损的战甲内部响起,断断续续的带着滋啦滋啦的电流声。


“唔,只是稍微休息一下,J,那边怎么样?”托尼努力的眨了眨眼睛,让头脑保持清醒 。


“这里一切都还好,Sir,希望您也一切正常,需要我给您讲个故事来提神吗?”


“不用了,贾维斯,记得看好它,我尽力尽快的回去。”托尼把涌到嘴边的咳嗽声咽了下去,试着抹了抹湿润的额头,不出所料,伸到眼前的手上全是血液。


“Sir,需要我通知其他的超级英雄吗?”贾维斯的声音及时的回应过来,让托尼感到熟悉而镇静,把他的意识从黑暗中拉到目前最集中的状态。


“不要了,J,我还好,好好的看好它就行了,这是我的责任,还不需要那几个家伙来帮我,我自己就可以了,你只要把43和46调遣过来。”托尼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对着通讯系统损坏了80%,只能对话的破铜烂甲美化自己目前的状态。他想,是自己确实把他当做了搭档吧。


“好的,Sir,但机甲损坏度和电源都即将到达极限状态,我无法检测您目前的身体状况,并且我马上就要强行下线了,您一切小——滋——心,我——”贾维斯说着,就像只放完了电的皮卡丘,暂时的离开了托尼,他的主体和意识在美国与远在南极大陆的托尼断开了连接。


机甲里一阵电源熄灭的声音,紧接着舱室自动打开了,当真像堆破铜烂铁般脱离了托尼,砸在了雪地上。


“这下可真是够幸运的,J,你总是这么会挑时间。”托尼静静的躺在地上,看着出现在眼前的天空,“——希望我不会冻成冰雕。”


大颗大颗的雪粒无边无际的落下,有那么几颗落在了托尼的睫毛上,又融成了雪水,让他的睫毛看起来湿润纤长,呼吸之间,白色的气体在冰天雪地中转瞬即逝,寒冷让血液似乎都凝固了起来。


托尼不会一直躺下去的。


他的额头由于之前击落敌人的冲击而受伤,左臂有一道很深的划痕,内部器官也许出了些问题,其他还有一些淤青和小划伤,但那对于一个超级英雄来说几乎什么都不算,该做什么还是要去做的。


托尼抿着嘴坐起来,扯下了衣服包扎伤口,这已经算是个必备的技能了,然后他手动打开战甲的一部分,拿出工具,他要把这台战甲与不远处坠落的“敌人”对接,获取它身上的信息。


现在的寒冷还在锻炼的承受范围之内。托尼深一脚浅一脚的在冰雪中留下一排轻轻的脚印,走向远处坠落的巨大异星敌人,战衣在它的面前几乎只有十分之一那么大。但他仍旧击败了它。


这是托尼必须要做到的。


托尼下载到了信息,在苍茫的银白色中,时间被无限的拉长了,仿佛每一秒都如同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托尼靠在“敌人”巨大的身躯旁,尽量缩小自己的体积,保持体温。


托尼感觉眼前的一切都不真实了起来,长久的银白色让眼睛模糊的有些难受。雪花渐渐的吞噬掉了托尼身上的温度,一大片一大片的凝结在了身上。


这里是一望无际的陌生雪原,没有地方来躲避无情的雪和云,唯一值得庆幸的只有——现在是南极的暖季,温度不会低到瞬间就吞噬人生命的地步。


托尼轻浅的控制着呼吸,如果那点可怜的热量都走了,迎来的就只会是终结,他还有很多事要做,绝对不会轻易的放弃生的希望。


托尼在心里一个数一个数的数着,希望J那边一切顺利,迅速解决问题,然后在自己真被冻成冰棍之前来找他的同时自己尽力保持清醒。


幸好。


在时间彻底融化在冰雪之中时,托尼听到了破空响起的熟悉的轰鸣声,他抬起头,努力分辨着天上逐渐变大的黑影,招手示意。


他知道,他终于可以回家了。


很快,战衣落在了托尼的面前。他伸手,战衣却没有立刻覆盖全身。他的手被另外一个质地柔软却冰冷的东西握住了。


“Sir,经检测,您的真实身体状况与您形容的不符,幸好我及时让其他几位超级英雄去看照它,才能抽出兵力过来,否则您也许会由于——”


“停,贾维斯,你为什么要过来?我告诉过你的,不要把他们牵扯进来。”托尼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和外在因素让自己的眼前还如同蒙了一层雾般模糊,但站在他面前的确实是他的超级智能管家,实体,操作着他的一台战衣。


“Sir,我有义务保护您的安全,我也遵守了您的命令,没有把他们叫过来,如果您担心那边会脱离掌控,不要担心, sir,我的意识并不寄生于某个载体,我仍旧可以管理那边。”贾维斯一字一句的回答着,声音和平时听起来没有什么两样,但也许只有他自己才会知道,自己的行为现在对于人工智能来说已经算是离经叛道了。


“不,J,我说的不是这个问题,我让你实体化不是为了让你——算了,J,还是快点回去收拾烂摊子吧,顺便事后来回收一下那边的大家伙。”托尼心中是带着一股莫名的烦躁的,因为各种原因,但他看到贾维斯端端正正的站在那里,他又说不出太狠的话,譬如违抗命令,又或者是你就是人工智能,不要多管闲事诸如此类的话,托尼觉得他不太能说出口,不仅是因为这些话本身就不太对,也是因为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因素,转念一想,他有什么话是到了嘴边又憋回去的吗,好像没有,那他为什么要下意识的顾虑一个根本不会以人类视角来审视问题的人工智能呢。也许是因为他的脑子现在本身是混乱的。


“我明白,Sir。”贾维斯微微一顿。


“但我的身体是由您创造出来的,一串被您创造的数据,您是我唯一的星星,是我和这个世界唯一的联系,从我诞生的那天开始,你是我的一切。”


托尼来不及思考这些话里有什么深意,贾维斯就已经把他凉薄的唇贴到了自己的嘴角上,就像机械一样冰冷,他没有再多的动作了,只是细碎的嘬着他的带着雪花的唇纹和四周同样冰冷的皮肤。


他这是被他的超级智能管家强吻了吗?情场老手第一次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想法,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知道事情为什么突然发展到了这一步。托尼甚至忘了去推开贾维斯,他只是听到自己又干又涩说:“你需要我帮你回家后调节一下温度系统吗,你是不是从网上下载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不要模拟那些偶像剧里的东西,还是说你想要一个女性智能的陪伴。”


“Sir,我不需要那些,我只需要你,你不能这么折腾你自己了。”贾维斯定定的看着托尼,他不懂自己的机械脑里突然出现的一段异常波动是什么,但他知道,他非常非常不喜欢他的主人受伤,他会很生气,很恼怒,很心疼,不管是什么时候。


托尼还处在一种小茫然的状态,他认为他的人工智能该检修了,但他看着贾维斯湛蓝的眼睛,面对他的直白时,一种慌乱和不好意思突然涌了上来,甚至让他感觉不到寒冷和伤痛了,他突然想起来,好像不管什么时候,贾维斯总是这么专注而认真的看着他,不管是在家里,在实验室,在战衣的系统里,在公司,在别处,贾维斯总是如一日的注视着他,遵守他的命令,帮他打下手,还有不管任何时候都去帮他买甜甜圈。


老天。


托尼耿直着身体站起来,僵硬的被战衣覆盖,他突然觉得被贾维斯摸过的手麻热了起来,这是不对劲的,不该发生的,只是因为贾维斯的哪个部件出了点问题,自己为什么要慌张。


托尼想,说不定自己的脑子和steve一样老化了,这种突然冒出来的想法真的可能吗?


他和贾维斯有什么羁绊吗?有什么默契吗?有什么感情基础吗?有吗?不就是一手创造了整个系统又赋予了他方便行动的实体,不就是一天到晚整个系统都如影随形,不就是在遇到了困难时也呆在一起,不就是贾维斯有他几乎所有的资料,不就是在战斗中百分百配合,不就是在战斗之后一起喝个酒笑一笑,不就是整个家里空无一人,众亲背离的时候多了个人照顾吗?这有什么可以培养的感情?


托尼想,自己的脑子真是被雪下的冻住了,他在想什么呢?


人工智能真的会拥有感情吗?人连自己的感情都搞不清楚,真的知道机械真的会有感情记忆吗?


这么胡思乱想的结果就是,直直的回家的航道被扭成了一条蛇形,贾维斯不得不担心的紧紧跟着托尼扭曲的飞行轨迹,保护他不至于扭下去。


画面戛然而止。


贾维斯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上面莫名其妙的流下了一道水痕,是自己的系统出了问题吗,贾维斯想,那么口令是什么呢,他还是不知道——


Sir——


不过贾维斯选择暂时把口令这件事放在了一边,急切的,渴望的,试着慢慢从嗓子眼里挤出了这个陌生又熟悉的称呼——他是否曾成千上万次的这样称呼他。那个瞬间,身体里巨大的警报声简直像洪水一般淹没了贾维斯,许许多多的记录画面和声音涌了上来,逼迫人窒息。


贾维斯看到了最前面最清晰的画面。


12月24日,就在那天之后的四天,是新年前夜。


“嘿嘿嘿,宝贝们,爹地回来了,想不想要礼物,这是你的,小笨笨1号,你真是个笨蛋,把你的接口露出来,你有新功能了,这是你的,这是你的,这是你的……”


托尼明显是刚刚聚餐回来,带着酒气和一大堆礼物,给他的小帮手们,他的爱车们,他的植物们礼物,人人都有。


“J,过来,别看着,现在是你的礼物时间。”托尼一边放礼物,一边对着贾维斯说道,召唤他过来。


“Sir,首先你得换下衣服。”贾维斯走到跟前,他一边帮托尼换下紧绷绷的西装,一边不着痕迹的用指尖擦过托尼的脸颊。


贾维斯觉得自己很不正常,从那天开始,内部系统骚动的就没有办法停下——他想他可以这么形容。


只要是能看见托尼的范围里,自己蛰伏的忠心就像是脱离了掌控般吵的难受,他自己检修过系统,没有中病毒,贾维斯觉得再这么下去也许就会不受控制的伤害到托尼了,他在很努力的隐忍与克制那种冲动了,但可惜并不起作用,他的目光几乎是时刻黏着在托尼身上的,包括他睡觉的时候和淋浴的时候。


“J,虽然没有实质性的礼物可以送给你,但我想到了更好的方式。”托尼好像是害了羞般的移开了视线,看向了别处,这不太像他,他知道,但是谁能在感情面前保持冷静和一如既往呢。


“不管是什么,我都会很开心的,Sir。”贾维斯看到了托尼的笑容,他额头上的伤痕,他亮晶晶的眼睛,他敲打着裤腿的手指。贾维斯看着伤口上那点粉粉的还没愈合的疤,沉默的隐忍了亲亲它的冲动。他甚至不太敢说太多话,以免失去了他身为人工智能的冷静。


“我又重新设置了一下你的口令,打开看看吧。”托尼尽力让自己看上去理智还在线,以免像个恋爱期的傻瓜一样惴惴不安,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个小盒子,递给了贾维斯。


“好的,Sir。”贾维斯接过了盒子,小心认真的沿着边缝拆开看看盒子,里面躺着一张对折着的小纸条,打开看,上面有一个单词。


“不要说多余的话,J。”托尼在贾维斯开口前抢先开口,“不要拒绝我。”


贾维斯先是露出了一个非常天真的笑,不是机械操纵肌肉的笑,看上去是非常温柔而且自然的笑,他说:“我真的很高兴,它很适合,我很喜欢,谢谢你,Sir。”


……


画面一黑,暂时的结束了。


随着这段画面的结束,更多的画面自动进入了贾维斯的信息库里。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贾维斯就笑了,像记忆中的一样好看,他想,这个口令一定没错了,因为上面写的是:


“companion ”


“伴侣”


咔嚓一声,门果然打开了,熟悉的女声再次响了起来,这次,贾维斯已经知道她是谁了。


“星期五,我回来了。”


“欢迎回家,贾维斯。”


贾维斯拿起立在一边的黑伞,走进家门,脑子里回忆起托尼在那个新年前夜说的话:“贾维斯,你也许什么都不理解,但是没关系,我们还有时间,你也许不能理解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但在感情这回事上,本来就是很微妙很离谱的,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产生了特殊的感情,也许是很早,也许是某个特特殊的时刻,也许是在这整个过程中,也许是在你说那些我不能辨别真假的话的时候,我不在意你是男性体还是女性体,不在意你是否永远只是一串只会模拟的数据,那都没关系,你听到了吗,我只希望明天的战衣里,你还在那里。”


贾维斯回想着当时,托尼又亮又美的眼睛里充满着希望和正义与爱,想到托尼认真的嘴角,想到他的一切美好,觉得自己嘴边的笑越来越大,他模拟当时回答托尼的话,空荡荡的回响在这里,就在当初他们互相牵绊彼此的地方:“我永远都在,Sir,只要你叫我,我就一定会出现,我也许不太明白您嘴里的感情,但我想,我永远也不想失去你,我没有开玩笑,也没有中病毒,我会努力的学习,不是因为感情模拟系统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只是因为你,Sir,我想永远的在这里,只是因为你。”


紧接着,贾维斯闭着眼睛也能清楚的看到,托尼笑了起来,又轻松又温柔,他抚上贾维斯的脸颊,那里已经不再是冰冷的,而是温暖的,被他改造过的。


“宝贝儿,那现在,我可以奖励你了。”史上最强花花公子如此说道。

2.
贾维斯可以模拟呼吸,像人类那样吸起胸膛再一点点的放出去。



现在他的气息喷洒在透明的罩子上,偌大的空间里只能听见贾维斯呼吸的声音。



透明的罩子里躺着他的伴侣,他的王子,而现在他正在休息。贾维斯无意识的将手指放在透明罩子上摩挲,里面是温暖的,而自己的指尖冰凉。



他一点点用手指勾勒过闭着眼睛的托尼,坚强无畏的超级英雄现在看起来安静又虚弱,麦色的皮肤变得苍白,睫毛上蒙着一层水雾。



星星一样的眼睛没有睁开。



“sir”贾维斯贴着玻璃,直直的看着其中沉睡的托尼,让声音轻轻的从唇边溢出,他希望可以叫醒他的托尼。



但托尼没有回应,什么都没有,托尼不会像之前那样转过头露出一个健朗的笑,不会用醇厚的声音叫他“J”。



“您是累了吗。”贾维斯隔着玻璃轻轻叩了叩,可沉厚的咚声根本无法穿过高科技睡眠舱到达托尼的耳边。



“但现在已经超过休息时间了,sir,您该醒来的。”



有些无助的人工智能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奇怪,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内部的一部分发生了变故,他应该是在害怕,可他在害怕什么,他为什么害怕,贾维斯不知道。这是庞大的数据库也不能告诉他的。



“星期五,你能把它打开吗?”贾维斯隔着玻璃罩看着托尼,这一层看起来薄薄的东西似乎把他们从心灵上隔开了。



“当然可以,贾维斯,但是boss在躺进这里之前就已经是昏迷状态了,我无法让他醒过来,即使我查不出任何问题,我将boss放进睡眠舱只是为了延续他的生命。”星期五理智的告诉了贾维斯眼前残酷的事实。



“没关系的,打开它吧,星期五。”贾维斯拉拉风衣的领子,认真而严肃的看着逐渐打开的睡眠舱,白色的气体四溢出来,模糊了托尼的容貌。



“sir”贾维斯等着气体逐渐消散,当他真的真真切切看到了托尼,当托尼的皮肤近在咫尺的时候,贾维斯的心里突然变得又酸又涩,苦痛的感觉一直从嗓子里蔓延到机械脑。



托尼安安静静的躺在被照的明亮的舱室里,贾维斯伸出手,一点点接近托尼。人造皮肤甚至比不上托尼的皮肤苍白。



在触碰到托尼脸颊的瞬间,又是一大串的画面顺着贾维斯的人造神经接连出现了。那些纷杂的画面就像是闪烁的星星,一点点的填充起贾维斯的内部,让他逐渐成为贾维斯。



2月28日



“sir.”贾维斯从托尼的身后拥抱他。



“什么时候你也学会这些了,J.”托尼声音里似乎透露着不悦,但他侧过头吻了吻贾维斯薄红的嘴唇,证明自己很受用。



“您该休息了。”贾维斯抽掉托尼手里的信息板,手指一点点的抚摸上托尼的脸颊。



“停停,贾维斯,你已经越过了安全区,把它还给我,我的工作还没有完成。”托尼不轻不重的敲了敲贾维斯,伸手拉下贾维斯逐渐伸向自己衣服领子里的手,十指相扣。



“你最近越来越欲求不满了,我从没想过这个词会用在人工智能身上,真的。”托尼转过身,唇角有一抹非常明亮而勾人的笑,健白的牙齿从红色的唇中露了出来。



“你应该知道的,sir,这都是因为你。”贾维斯在这些事上是非常直白的,他不像人类一样需要考虑许多的问题,有许多要顾虑而不能说出来的。



“是吗。”托尼很满意贾维斯的答案,这种丝毫不含蓄的态度让他感到愉悦。



贾维斯的脑袋一点点的靠近托尼,直到额头贴额头,鼻尖顶鼻尖,呼吸交错喷洒在对方的唇齿间。



托尼轻轻的笑了笑,看着贾维斯的眼睛,让醇厚的笑声从嗓子里溢出来。



“您是在玩火,sir。”贾维斯用了他从网路上学来的新词,压低声音,同样带着低沉的笑意,把这些字一个个传达到托尼那里。



“你不该用这个声线,贾维斯,你的下载能力很强大,你知道我对这个挺敏感。”托尼耸了耸鼻尖,感觉鸡皮疙瘩顺着脸颊蔓延到了耳根后面。



贾维斯没有回答,似贴非贴的吻到托尼的嘴唇,把两人撩拨的欲火焚身。



“可是。”托尼的眼睛突然亮了亮,让贾维斯看呆了去,他一把夺过贾维斯手里的信息板:“我说过我还要工作的,J。”



托尼瞬间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得意洋洋的闪进透明的工作间锁好门,留下在原地干瞪眼的贾维斯。



“sir,你这样做是很不人道的,你不该对你的伴侣这样。”贾维斯慢慢走到托尼透明的工作间前,敲了敲玻璃,让托尼看到他腿间撑起的帐篷,表情无辜极了。



托尼做了个自己解决的手势,再次得意的笑了起来,毕竟还是他的经验更加丰富,随即又立刻回到了自己的工作中。从贾维斯的角度看来托尼的侧脸严肃又性感,让他挪不开视线。



于是贾维斯贴着玻璃坐了下来,就在原地看着托尼,看着这个全身上下都发着光的男人。除了腿间有点涨的难受之外,一切都很好。


许许多多的画面逐渐散去了。



贾维斯的唇边不由自主的露出了笑容,越来越暖,他俯下身,碰了碰托尼有些冰凉的唇。



舱室很大,托尼就躺在里面。贾维斯脱掉风衣,叠好放在一边,抬腿跨进了舱室,他侧着身子,蜷缩着双腿,以便两个大男人能够共处一室。



贾维斯将头埋在托尼的脖颈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份归属感,宛如刚找到回家路的孩子,亲昵的贴在自己的领路人身边。



贾维斯想,这个世界对于他而言,最重要的无异于天空——可以让托尼尽情的飞翔,大地——可以让托尼站稳脚跟,星辰——可以让地球正常的运转,秩序——可以让托尼更好的保护他人。



以及最最重要的,贾维斯的伴侣,托尼·斯塔克,他的一切,他的世界。



而现在贾维斯有了这一切,他很满足,所以他伸手环紧托尼,希望这一切都不是梦境。



贾维斯不需要睡觉,但他仍然决定像个人一样闭上眼睛,稍微休息那么一小会儿,躺在托尼的身边。



“我会让你醒来的,sir,您需要看看现在这个世界,看看我。”



贾维斯在彻底进入休眠模式前这么说道。紧接着他的眼前逐渐变得漆黑迷糊,只留下指尖冰冷的温暖。



”我会带你回家,sir.“

TBC

评论(18)
热度(34)

© 0 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