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一个

盾铁

Tony想,自己的脑袋里一定是出了点什么问题。

因为他分辨不出颜色了,他的眼睛传达给他大脑的全部都是些介于灰色和黑色之间的图案。

他看不到日出的金色,也看不到大海的蔚蓝,天空在他的眼里也都是一些奇怪的灰色噪点。

不过说实在的,这对他没什么太大的影响,他也不想把这种症状表现出来,让他看上去十分的虚弱,或者让别人担心他。

他不需要担心,钢铁侠不需要担心。

所以几乎没人知道这事,只有星期五知道。因为她需要在关键时刻给Tony一些颜色提醒,让他表现的更加正常。

Tony想,这也许是和Steve打的那架留下的后遗症,是他自作自受。

他甚至做好了更坏的心理准备,但问题是,什么也没发生,秘密的身体报告单上显示他一切正常。

Tony有些怅然若失。

如果是身体上的疾病,那他有99%把握可以治疗,但如果是心里的疾病,那他可能这辈子也不会好了。

所以他又开始了一场漫长的消耗战,他开始不限量的饮酒,开派对,吃甜品,参加会谈,在各种各样的场合以钢铁侠的身份露面,顺便解决一下无关紧要的世界危机。然后孤零零的躺回床上睡觉。

他隐瞒的很好。

没有人会察觉到他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即使有,也没人能问得出来究竟是什么。

他仍然十分优雅而得体的在闪光灯前微笑,仍然在复仇者会议上靠在软沙发上和他们微笑争论。

只是有时候,Tony会故意说一些有关颜色,无伤大雅的笑话,他需要让自己相信,自己一切都还好。

再次见到Steve是在一个阴沉的午后。

而恰好在前一天晚上,Tony又做了个冗长而复杂的梦,里面是他乱七八糟的黑色记忆,仿佛是在刻意的提醒他一切有多么糟糕。

再加上一团阴沉浓重的黑雾就盘踞在梦不远的深处。Tony即使身处分不出颜色的梦中,也能清晰的感觉到它带来的沉重压力,使他无法呼吸,冷汗淋漓。

那种宿命感甚至超过了以往的记忆,让他在午夜,伴随着深深的心涩惊醒,头疼欲裂。

但他没办法倾诉,他尽可能的搜集资料,但一切都那么平静,就像是暴风雨来临前最后的平静,让他焦虑,却无可奈何。他一直都做好了独自一人拼搏死去的准备,和他的好队友合作的感觉很好,但那不是Tony的节奏,他就应该在将导弹送进虫洞,举起整个城市,或者为了不得不的胜利的时候,奉献自己的生命。

这很矛盾。

Tony一直小心翼翼的珍惜着来之不易的友谊,珍惜着来之不易的第二生命,珍惜着他父亲留给他的一切,他非常喜欢现在的生活。但他的内心却骄横而邪恶的呐喊着:付出你的生命!

他可以没有后顾之忧的冲进一切危险之中,展露他的一切骄横,因为他只是个凡人,他不是神力人,他没有超能力,没有一个国家等着他以主宰者的身份保护他们,没有完全信任他的人民群体需要他。他是个什么都握在手里,但也什么都失去过的人,甚至是他无生命的超级系统。他需要考虑作为一个商人需要考虑的事,作为一个政治家需要考虑的事情,作为一个科学家需要考虑的事情,作为一个花花公子需要考虑的事情,他不能仅仅作为一个人去考虑所有事情。

大概其他超级英雄也一样吧,大家总有点必须去考虑的事。

所以偶尔Tony只有竭尽生命的拼搏才能不失去一切。

Tony有无限广阔连自己都未曾察觉到的包容和温柔,也有他自己一清二楚的老毛病和天生为人的私心。

也许有的时候Tony只是需要点理解和家人知己的开导。

但是谁能来做这件事呢。

他唯一的挚爱,在关键时刻,为了大家,也必须站在他的对立面上。唯有他们的爱不等于绝对信任。

是的。

Tony也失去过他的爱人,那个人是所有人心中的美国队长,强大而自信,拥有绝对美国精神的Steve Rogers。

是他亲手把他逼上了对立面。

但是Tony只是在做自己认为对的事,就像是Steve一样,大家都有自己的道义。

超级英雄之间的爱情不全是温柔而浪漫的,前路不仅有性别带来的民众问题,有必须要坚守的正义,有许多不得不兼顾的责任,甚至他们本身也都有必须要克服的问题。

Tony再次见到Steve就是在层层的人海中,即使他分辨不出颜色,但他也在一片灰色中一眼就认出来了Steve。他还是那么强壮,那么坚韧,就站在离他十几米开外的人群中张望着,比起记忆中,只是多了朵毛绒绒的大胡子,以及少了把圆圆的盾而已。

Tony一度以为是自己精神问题更加严重了,他以为是他妄想出了一个不该站在这里的人,因为他那些复杂的感情压迫了神经。

但紧接着,他看到Steve转过了头,向他这边看了过来,即使他的金发和脸庞都藏在兜帽下,Tony也能感受到那抹熟悉而复杂的尖锐视线,向他射来,他确定,他看到他了。

Tony的大脑在一瞬间是空白的。

他不知所措的开始紧张,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呼吸仿佛被沉重的阴天拍打过,一下又一下的粗重起来,他甚至稳不住半插在衣兜里的手,每一根指尖都在细细的颤抖,他听到耳边传来星期五的声音,提醒他需要降低心跳频率,但那声音就如同隔了几万光年,从另一个世界传来一般恍惚。

Tony下意识的转身,几乎是用逃的方式逆着人流逃开,他感觉嗓子眼里发出了一声从心房传来的压抑悲鸣,他明明知道,他应该过去,质问他的爱人,并拥抱他的爱人,告诉他,一切都过去了,哪个男人的感情中没有互殴和互怼。

但Tony又清楚的知道,一切没有那么简单。

所以他微微颔首,挺直脊背,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狼狈,但脚下却疾步远离着那个让他无奈又纠结的人。

他也许再也不会这么奋不顾身的爱上另一个人了。从没有谁能让他们彼此拥有如此强烈而复杂的感情。他们私下可以互怼,可以对立,但在战场上,在生死攸关的时候就是并肩作战的战友;他可以鄙视Steve的思想落后,却也手把手的教会他这个时代的思想和科技,他甚至没有这么对待过那个年轻的小英雄;他可以用他的骄横去征服一切,但唯独面对Steve,他会虚心的思考自己的问题,会为他寻找原谅他的理由;他们的世界观也许不同,除了正义感也许再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但他们也这么的相像,即使心中的核心理念不同,也能相互理解,相互学习;他甚至可以试着原谅冬兵的罪行,为了Steve,也为了自己。

他们的爱情里甚至可以不掺杂任何肉体感官,仅仅是精神结合就足以满足——当然这不是说他们就像是老僧一样没有任何“饭后运动”。

Tony甚至以前从没有想过,原来两个钢铁直男也真的可以在一起,自然而然。

爱来的时候,悄悄地,无声无息。

但那都是过去了。

Tony眨了眨眼睛,眼前快速闪过的一大片一大片浓重的灰色,让他甚至看不清路人的脸,脑袋昏沉沉的,一切都开始天旋地转,他不得不用嘴喘息。越是拥有来之不易的幸福过去,就越是让现在显得痛苦而无能为力。

他急匆匆的冲进一条小巷,祈祷着没有好奇的行人跟来。

星期五机械的电子声冷冰冰的浇灌进耳朵里,变成了一团乱码。Tony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只觉得嗡鸣的警告声让他的视力变得越发差劲,他甚至无法分辨出灰色和黑色。

用力的捂住耳朵,Tony死死咬住嘴唇,堵住那些即将宣泄而出的洪水巨浪般的感情。

他只是觉得有些累了,他想休息一下。

背靠着墙壁,Tony慢慢的蹲下身,捂着耳朵蜷缩成狼狈的一团,他现在宁愿战死在地球保卫战中,也不愿意再被这种无形的痛苦折磨了。

过了好一会

等到脑袋清醒一点了,Tony才敢慢慢放下一只手,他看见自己的指尖变得苍白而冰冷,但他感觉不到寒冷。他胡乱的扯开领带,把手伸进衬衣里去抚摸那条横在反应堆旁边断裂的伤疤,那是他唯一不愿意治好的伤疤。

他有些忍不住的想要放声大哭,但又硬生生的憋回去了。Tony想,只有在一些真正不能舍弃的珍贵事物面前,人才会显得愈发脆弱,比如他的父母,比如他以为自己会死,比如现在。如果是在政治界,在商界,在全体人民的诋毁前,他也许会烦恼,也许会愤怒,但他不会悲伤。

但想这些有什么用呢?

他们已经结束了。

Tony把手指插入头发,盯着眼前一圈圈灰色的地面发呆,但是他到底做错了什么呢?他罪大恶极到不能再被原谅吗?那么他们又为什么不能和好呢?

没有吧,对不对。

吧嗒。

吧嗒。

等到脚步声很近的时候,Tony才反应过来,他听到有力的脚步声在巷子里响起,并一点点靠近。

Tony颓然的坐着,直到眼前出现了一双分不出颜色的山地靴,就直直停在他的面前,他楞了好一会儿才又勇气去看那个人。

Tony有些不敢置信的抬头,他发誓他现在狼狈的就像只几年没有洗澡的猿猴。

面前靴子的主人,有金色的头发,蓝色的眼,骨骼分明的轮廓,饱满的肌肉,充满了坚毅和希望。

即使分辨不出颜色,Tony也可以仅凭记忆就生动的重现出来那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除了那圈灰色的大胡子。

很快,Tony听见他说:“你在哭吗,Tony。”

然后Tony就真的哭了。

眼泪一串一串的掉出来,甚至还有鼻涕,但Tony不是放声大哭,仅仅是仰着头,沉默着,不发出一点声音,眼泪就像是关不住的水阀,从眼角流下。

很害臊,也很畅快。

“我还想给自己留点面子,Captain。”停住了那些眼泪,Tony咽下哽咽,躲开Steve的眼睛,站起身,揉了揉纵横交错的花猫脸,“很高兴再见到你,你有什么需要复仇者联盟做的吗?”

Steve不说话,只是直直的看着Tony,他刚刚在人群中一转头就看见了他,但下一秒他就转身走开了,一如既往。

之前被狠狠埋在心底的思念都已经腐了烂,生了根,细细的缠绕住了Steve的每一滴血液,翻江倒海的复杂感情遍布全身,麻痹全身,他以为自己很冷静。

但事实上,再次见到Tony的时候,心里的声音立刻告诉Steve,那都是屁,他在看到Tony的瞬间几乎丧失了他引以为豪的一切理智,是的,那都是屁,美国队长这个时候也会爆粗口。

他几乎把牙齿深深咬穿嘴唇,才能不立刻拨开层层的人群,狠狠的给他的tony stark在人群面前来一个拥抱。

但他不想把Tony吓走,他只能慢慢的靠近他。他们之间也许隔着千山万水,隔着时间和空间,隔着人民,隔着一个世纪,但是那些什么也不算,只有面对tony,Steve不想因为道义或者情理再失去他。

“我还得回去处理事情,下午三点还有个会议,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当然,如果是你想重拾你的身份,请明天预约,我今天大概没什么时间。”Tony说着,低头看了看手表,尽管他连现在几点都没看清。

Steve听到了从Tony嘴里冒出来的那些违心的话,他明明几秒前还在哭,现在还有些摇摇晃晃的,但他就是清楚怎么气到他,怎么使他愤怒。

“我有事,很重要。”

Steve深深的吸了口气,咬紧牙关蹦出那几个字,便一把把Tony拉到身前,然后按到墙上,当然他也用另一只手护着Tony的头。

Steve急迫的去亲吻Tony的嘴唇,但Tony倔强的偏过了头,所以一些亲吻便落在了他的脸颊上,当然,很快Tony又被Steve把头扭了过来,“看着我是谁,乖乖,看着我是谁,Tony。”

Steve固定着Tony的脸颊位置,再次俯下身,撬开他的嘴唇,激烈的去吮吸啃咬着Tony嘴里的每一处。

Tony感觉他的眼泪又要出来了,这不是他想展示的,他不想让自己看起来那么脆弱,但是Steve的气息太过熟悉和幸福了,他几乎没有力气去拒绝他。

他感觉自己的情感有些太过激昂,仅仅是Steve的吻就能让他悸动成这个样子,仿佛他们从没分开,仿佛世界还是彩色的。

Tony悲伤的去咬Steve的舌头,去抵住他的舌头,他不想显得这么无助。

可是,当Tony真正的抬眼去看Steve的眼睛的时候,他才发现,那里原来也充斥着深深的悲伤和无奈,那不是美国队长该有的神情,但为了自己,Tony想,Steve Rogers露出了他不该有的神情,他的眼睛里似乎也浮着一层灰蒙蒙的水光。

老天,饶了他吧。

Steve的眼神立刻把Tony心里小小的芥蒂化成了星尘。那他还在纠结什么,Tony想,一切还可以再来,还有挽救和思考的余地。

但是主动权必须在自己这里,情场老手Tony Stark先生的情商在脑子里转来转去,最终化成了这一个念头,我要吻过他。

所以本来悲伤而复杂的一个吻,经过Tony的调整后变成了一个湿乎乎、甜腻腻的重逢之吻,一如当时他们刚在一起时带着青涩的熟练。

当他们分开嘴唇的时候,双方的嘴唇都有些惨不忍睹了,但他们又不舍得真的分开彼此,所以又深深的抱住了对方。

如果他能辨别出颜色的话,Tony想,今天的白云一定比任何时候都美,即使今天是个糟糕的阴天。

脱线的后记①
Tony穿着盔甲,掀开头盔,张扬而舒适的靠在那个大大的甜甜圈标志的洞洞里,他喜欢这个地方,可以随时买到甜甜圈,还可以坐在甜甜圈里,万岁!

Tony十分开心,不意味着steve也感觉同样的开心,他在担心这算不算损坏公物,但最重要的是,Tony身上的装甲让他俩最近也得隔上几十厘米,虽然在公众面前,他们也不能正大光明的做些什么就是了,但steve就是不愉快。

以下是他们的对话,适用于大部分这类情况。

“你不能不带着它们吗?”

“没得选,再说我穿着也没什么影响啊。”

“可那样我就不能摸你的腰了。”

“我能摸你的就行了。”

“我还想摸摸你的肚子。”

“captain,请文明用语。”

“我很文明。”

“我以前从没意识到你就像只熊一样文明,要不然我就不需要我的装备垫屁股了。”

“对不起,我该轻点的。”


“Stark先生,您能经常来给我提供一些帮助真是太好了。”

“当然,kid,我很喜欢你的作风,不过千万不要以为我对你好你就可以放松了。”

“不不不,我明白那些,只是您……”

“嗯哼?”

“我确实把美国队长当成偶像,但现在我在教育广告的每一处都能看到美国队长,甚至是我被罚写检讨的时候,见到真人我也很荣幸,也不介意天天和他和您一起进行交流,但是事实上,当您天天开始把他带到我们家和我见面时,情况就不同了,我几乎只是在拼积木和看你们坐在一张小沙发上看报纸,并且梅姨告诉我家里的甜蛋糕根本不够吃,老天,我甚至一块也吃不上,即使您说要带我出去见识见识,我也仅仅是看你们坐在一排吃同一块牛排,我也想吃牛排,还有我也想给梅姨吃牛排。”

“…… ……”

“…… ……”


有了爱情滋养的Tony,心理问题和噩梦似乎都远去了,灰色的世界也逐渐有了颜色,他在某天飞上高空的时候,突然就看见了天蓝色,像是Steve的眼睛一样明朗。

他也可以安心的进入梦乡,因为身边有人守候,等他醒来。

他一直没有把这件事告诉给Steve,他不想让他因为这事而自责或多想。

直到他完全康复,可以和Steve一起并排坐在金黄的麦田里数星星的时候,Steve突然告诉他,“其实我是知道的,我甚至以为你是失去了全部视力,但我不在乎,我可以做你的眼睛,我不想伤到你的心,我们各有所想,我知道尊重你的想法,所以我没问你,现在看到你好了我很开心。”

评论(8)
热度(97)

© 0 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