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一个

(贾尼)太空旅行

1
“欢迎探索号的旅行者们,今天是旅途的第405515天,希望大家今天也能安心的度过美好的一天,Jarvis为您献上最诚挚的问候。”

难以分辨出机械声的仿人形智能AI站在空荡荡的大厅里,准时的在地球7点进行例行问候,这是Jarvis的任务之一——在这批旅行者们到达目的地前的1095000天里,每天都守护着那些沉寂的睡眠仓并问好,以防那些中途意外苏醒的人惊慌失措,以及在旅行的最后阶段早醒的人感到寂寞。

明亮的灯光随着Jarvis的声音由远及近打开,黑暗瞬间被驱逐,带着保护性的柔光静谧的洒在了每一个角落。

探索号又开始了新一天的生活。

涂抹着亮金色和亮红色的机器快速的从墙边开合的口里窜了出来,清扫着几乎不存在的灰尘。带着机械感的女声汇报着即将路过的区域以及今天的室内温度,如果还能用地球的语言来形容的话,这种机械感叫做复古,用来纪念最初拥有机械外表和机械口音的智能AI。

其余服务型的AI就老实笔直的站在飞船各处,没有人来使用他们,他们就不能行动,这是他们的设定,但一旦有人开始使用他们,他们就可以像人类一样自由的交谈,各尽其职,这也是他们的设定。

幻灭的巨大立体图像显示器摆在大厅中央,上面有时候是宇宙诞生的全过程,有时候是一个星球泯灭的全过程,有时候是五彩绚丽的星云,有时候是未来目的地的现实情况。

Jarvis慢慢的走着,手指略过正发着亮蓝光的巨大全息屏幕。他接下来的职责是检查飞船的每一处,防止意外情况发生。

现在地球上的文明已经远超几千年前人们所能想象到的一切。而在漫长的旅途中,地球仍在不断地发展,也许早出发几百年的高等宇宙飞船也会被后来的高科技飞船赶超。而在沉睡仓的人们全然不知,他们抛弃了在地球的一切只为搬移到那个陌生的未知星球。

这本来就只是一趟没有返程的单向旅行。

2.
Tony靠在个人卧室巨大的玻璃上,几乎迷失在那些散发着梦幻色彩的星子里。

在整个旅途中,遇到这种情况的概率几乎为零,但的确偏偏被他撞上了。

不久前,他的睡眠仓出现了故障,窒息迫使他苏醒。这也许是因为飞船进行时空跳跃时受到了损伤,又也许只是因为他的不幸,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仅仅是个被流放的科学家。他不想再去考虑那些复杂的事情了。

伸了伸懒腰,Tony的目光暂时离开了深色的无限宇宙。

他该去吃早饭了。也许是中午饭。

敞着门,穿过长长的走廊,走到空荡荡的餐厅里,随便选了个位置坐下,Tony勾了勾指头,一排人形AI就快速的出现在他的周围,这里只有他一个客人,而本该服务几千位旅行者的厨师们现在只用服务他一个人。

吹了声口哨,这感觉仿佛是他上辈子才体会过的。从他被定位为危害人类发展的科学家已经有多久了呢?

“一份披萨,一个芝士汉堡,马提尼,一份蓝莓,谢谢。”Tony对着眼前看起来有着最漂亮的女性外表的AI眨了下左眼,顺便点单,女性AI也配合的回了个媚眼。

他们已经和人类没什么不同了,除了思想是伪造的之外——他们意识中的「自主思考」也不过是为了让他们更方便的被使用而添加的。

AI认为自己是活着的事实也仅仅是人类的小把戏而已。

归根结底他们仍只是机械罢了。

那人类又是不是连自我存在认知都是被看不见的其他高等智慧为了乐趣而开发的功能呢。

敲打着桌面,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不得不承认这里是真的不错。几分钟后,古老的地球食物被送到Tony面前,Tony还感觉到了一丝惊喜,他以为飞船上一定只有各种口味功能的营养液,毕竟他离开的时候地球饮食都已经接近无限无聊了。

“那现在有谁会AC/DC的歌吗?”拿起,咬下一大口汉堡,Tony舔掉嘴边的芝士酱,抬头去看那些仿若人类的AI,“我想听他们的歌了。”

“抱歉,先生,这个我们无能为力。”不远处的女性AI插着腰,耸耸肩,露出抱歉的表情。

“那就算……”Tony挥了挥手表示没关系,但话没说完就被另一个声音打断了。

“Sir,您想听AC/DC的歌吗,我现在就可以为您播放。”Jarvis出现在餐厅门口,笔直的黑色西装让他看起来精致极了。

作为探索号上拥有最高权限的AI,Jarvis的知识面的确更广阔,包括那些古老的地球文化,他也全部进行了整理下载。

“唔…当然。”Tony边吃边想,这待遇是真的不错。比他是科学家时好多了,他想要吃东西就可以随时吃,可以听到他最喜欢的歌,还不用天天都窝在狭小的工作室里,或者一出门就被人弹劾,陷入无尽的麻烦中。

多棒。

真的。

舒舒服服的吃完饭,走在回卧室的路上,Tony才想起来可以和跟在他后面的智能AI聊聊天。

“你就是我们的负责人了吧。”

“是的,Sir。”

“知道怎么修好我的休眠仓吗?”

“很抱歉,Sir,这不在我的服务范围内。”

Tony当然知道,他都无法做到的事情,仅仅凭借AI是怎么也不可能做到的。

而没有休眠仓,意味着他的下场只有一个——死亡——直到化作一堆无意义的粉尘被清扫到飞船之外。这个死法听起来还是不错的,Tony想,在他剩下的一多半生命里,他都可以随心所欲,再无压力的活着。又或者他可以随便拉个人起来然后躺进他的休眠仓里,不过这种做法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毫无意义,而作为一个科学家,他的使命本来就是保护他们,让他们更好。

“好吧,我接受这个事实,但你尽量别这么死板,动动你脑子里的小程序,换个风格,说点别的什么,我可能余生都只有你可以聊天了。”

“好的,Sir,恕我直言,您的裤子拉链没有拉好,以及我建议您换条内裤,虽然睡眠仓内的环境十分好,但穿着地球穿来的旧内裤总是不舒服的。”

Tony微楞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十分沉稳的拉上拉链。即使现在探索号上只有他一个人,但对上Jarvis毫不避讳的目光后,老脸还是不由自主的染上了一层薄红。

“嗯…好的。”

“以及根据您现在的身体情况,我建议您去医疗室进行一次身体修复,睡眠仓对身体的损害还是很大的,您还是强制苏醒,情况就更糟糕一些,我的数据显示,您的身体现在大概有26处轻微损伤,10处中等损伤。”

双手插兜,Tony意识到他的确该洗个澡换个衣服,进行一次全面的身体检查,然后再去想想该怎么办。本来该留到新家体验的全新医疗仓也体验不到了,只能由飞船上旧型号的医疗仓代替了。

“好,现在就去吧,顺便可以跟我谈谈飞船的情况和地球的情况。”

“好的,Sir。”Jarvis轻轻点头,十分体贴的通过眼睛在Tony面前形成了一副电子显示屏,上面有各色数控上下滚动。

“现在与地球的延迟通讯是每50年一次,约3个月前探索号曾在时空跃迁后遭受过一次中等时空乱流的打击,但已进行全面修复,今天是您登船的第405515天,空气较湿,适宜生存。”

“已经睡了这么久了啊,那地球上的政权应该换了一代又一代了吧,我的那点破事也该烟消云散了。”摸了摸下巴上的小胡渣,Tony伸了伸懒腰,牵动嘴角扯出了个笑。

“那我这么活着的意义已经全部消失了。”

3.
不管科技有多么发达,但人的寿命都是一定的。即使放进睡眠仓,也仅仅相当于延长了肉体的寿命,人的意识形态苏醒的时间最长也不超过400年。

Jarvis坐在泳池旁边,腿上整齐的摆放着衣服。他撑着下巴,看着Tony不知疲倦的游泳。有时他会怀疑Tony是不是溺亡在这片发着幽光的透明池水中了,但当他伸着头去寻找Tony的身影的时候,他知道Tony只是隔着泳池底部的透明玻璃膜去看被水波扭曲的星空而已。

Tony似乎非常喜欢观察各种各样的星体。

Jarvis曾问过Tony究竟为什么喜欢一直盯着那些星体。

起初,Tony会开玩笑似的回答这个问题,但后来Jarvis每天每天都会问他同一个问题 ,兴许是感觉烦了,Tony终于告诉了他。

他说:“我离开了我的朋友们,我的一切,我的梦想,我的目标,它们全部都留在了地球上,所以我想找找和地球相似的星球,疏解一下这种遗憾,有什么问题吗?”

Jarvis的程序很快的分析了每一个字,每一个词,每一句话,还经过他的机械脑小小的思考联系了一下。然而Jarvis实际上并不能理解Tony的意思,准确的说是他的思考本来就都是假的,一切回答都只是程序分析和语音功能的作用。

但他说:“我明白了,Sir,您不能再回地球了,这真是遗憾,您也许也到不了新星球了,这更是遗憾,但这艘船上的一切都是从地球来的,还有那些人类,您还没有把一切都留在地球上。”

Jarvis看着数据信息面板上跳跃的数字,知道Tony现在心情低落,所以他选择抱了抱眼前的Tony,这是他该做的,可以安慰人的方法。

也是在那一刻,Jarvis才意识到,原来真正的人体自然温度是这样的啊,隔着薄薄的衣服,Jarvis也能感到Tony的一切。他们原来有这么多不同,明明他的一切都是照着人类制作的,但他就是能清楚认识到到「自己不是人」这一事实。

人类的灵魂温度不是一部机械能模仿的了的。


“你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去做了吗,Jarvis先生?”

Tony一只手撑着下巴,食指和中指抵在脸颊上,软软的靠着全自动沙发,左腿的膝盖窝搭在右腿膝盖上,以一个悠闲自然也优雅的姿势坐着,视线稍微从周围的自然景色中移开了一些,移到了Jarvis精致的脸上,略带调侃意味的开口。

“不,Sir,照顾您现在就是我最重要的任务,本来照顾乘客就是我的责任,现在大家都还在休眠,不需要我多做什么,但您不同,我需要确保您的一切活动都足够舒心。”

Jarvis认认真真的开口,他就坐在Tony旁边的草地上,诚挚的转过头看着Tony的眼睛。

“Sir,这个景色您也已经看了很久了,需要换一个吗?”

Tony摇了摇了头,转过去继续看着远方正在玩闹的小朋友,隐隐约约还能听到他们的笑声。

这一切都是环境模拟功能的成果,能让人身临其境的体验到想体验的环境。如果体验者愿意,他们甚至可以和环境中的人交流——当然,从跟本上来说,只是和披着人皮的机械功能聊天。

Jarvis看着Tony的侧脸,看着一点点阳光在他脸上留下的温暖阴影,适时的扭过头,Jarvis不再开口打扰Tony享受难得的平静。

Jarvis就这样安静的坐在Tony旁边,陪着他看着眼前古老地球的美景,看火红的夕阳布满天空,看月亮高挂天空,直到Tony在不知不觉中睡去。大概是因为在Tony的时代这样美丽又纯粹的景色就已经完全消失了,所以Tony才会如此喜爱已然消失的虚假影像吧。

Jarvis又等了一会,等到眼前的数据显示Tony已经完全进入了休眠状态,才轻轻站起身拉了拉笔挺的黑色西装,关闭了全息影像。

Jarvis俯下身平稳的将Tony轻松抱起,穿过长长的白色走廊,送回卧室的床上,帮他脱掉鞋袜,盖上被子,调节室内数据至适宜睡眠。

完成这一切后,Jarvis温柔的对着Tony鞠了个躬,小声的说了:“晚安,Sir,祝您好梦。”

带上门,让最后一点光从屋内消失,Jarvis穿过走廊乘坐电梯,走进偌大的控制室,滑过复杂的控制面板,让整个飞船都进入了休眠状态,让一切都安静下来,黑暗下来,仿若回到了原初时代。

默默的走回自己的房间,Jarvis当然什么也不需要也能看见,毕竟他也是智慧与科学高度结晶的产品。

然后就像人类那样,Jarvis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平稳的呼吸,在他的机械脑内主动回忆并备份今天的记忆,输入大量的数字数据。

当回忆到最后部分,Tony看着眼前的景色,自然而然的发自内心露出了一个微笑时,Jarvis突然感觉自己的心脏漏跳了一拍,就像是一个幻觉,他的机械心脏经历了一次又小又短的短路,进而让他的整个身体都有些涨涨的难受。

Jarvis之后检查了所有的身体部件,没有任何问题,一切都好。但那次小小的短路确确实实存在过,Jarvis确定,他不知道为什么,在完美的身体里找不出缘由。那种感觉说不出是难受还是舒服,只是非常深刻却隐晦的留在了Jarvis的心脏里。


TBC

评论(2)
热度(22)

© 0 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