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一个

(贱虫)旅行蜘蛛


  韦德瘫坐在沙发上,双眼直直的盯着头顶上石制的天花板发呆。

  为什么,他的蜘蛛,还不回家啊。

  桌子上堆着几个乳蛋饼,他尝过了,味道很不错,所以经常给小蜘蛛带这个出门。

  韦德其实想一次买一大堆吃的给他的小蜘蛛彼得帕克带上。但是彼得总会说,韦德先生,不要这样,会花掉很多三叶草,我知道那都是您辛苦采来的。

  彼得说这些话的时候,那双乌黑透亮的眼睛总会盯着韦德的眼睛,韦德总能清楚的看到其中的善良与美好。

  他的彼得绝对是世界第一棒的小蜘蛛。

  韦德也总会告诉彼得,好好旅行,注意安全,记得一定要回家来补给,记得给家里写信,其他的你通通不用管。

   想到这,韦德伸手拿过旁边木桌上厚厚的一叠信,里面有粉色的,蓝色的,红色的,橙色的,绿色的各种各样的信封,韦德细细的看着每一封信上的署名。

  有的写着爱您的彼得帕克,有的写着会给您带纪念品回来的彼得帕克,有的写着想您的彼得帕克,有的写着请好好打扫卫生的彼得帕克……

  仅仅是这样看着,韦德就能想到彼得是用怎样的神情写下每一个字,是用怎样愉悦或期待的神情黏好信纸。

  细细的摩挲着黑色的字体,韦德一扭头仿佛就能看见彼得还在家里,催促着自己起来打扫卫生,不要随手乱丢纸团,用扫帚狠狠捶打他靠着的沙发的样子,又或者彼得仅仅是安静的坐在他的对面,看着手里韦德根本没有一丁点兴趣的复杂书籍,乖乖的喝着杯子里的茶水,看到激动的地方就停不住的絮絮叨叨一大串他听不懂的话。

  把一大叠信封放在鼻子底下嗅了嗅,韦德隐隐约约能够闻到青草的香甜,太阳的温暖,花朵的芬芳,落日的凄美,沙漠的恢宏,城市的繁华……

  他的小蜘蛛一定去过很多很多不同的地方了,多的自己根本数不过来,但相同的是,这里的每一封信都是彼得用心写出来给自己的。

  捏了捏眉心,韦德靠在沙发上笑了笑,露出了几颗白白的牙齿。自己在矫情个什么劲,一点都不符合哥的画风了好吗。

  因为彼得总会回家的,不管多久,彼得总会回来的。


  “那么,韦德先生,我就出门了哦。”

  留下这样的字条,彼得背好背包,从桌子上成堆的食物中拿过一个乳蛋饼。

  不知道为什么,韦德总喜欢买这个口味的食物。

  可能是因为韦德喜欢这个口味吧。

  彼得最后看了一眼家里,灯关过了,水关过了,煤气关过了,一切都没问题了,于是慢慢拉上门,让最后一点光从屋里消失。

  韦德最近总是很忙呢 。

  彼得深一脚浅一脚的走过家门口泥泞的小路,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有些踌躇。

  他知道自己没什么资格去管韦德。韦德收留了无家可归的脏蜘蛛,给了他吃的,用的,满足了他旅行的愿望。做到了一个人能做到的最好的。他还能再多要求什么呢?他还想要什么呢?

  彼得不能再祈求更多了。

  坐上熟悉的那趟公交车,对熟悉的司机打了个招呼,彼得抱着背包坐在了最后一排最靠窗户的位置。

  时间流逝的非常缓慢,车窗外各色各样的美景如同走马灯般的从彼得眼前晃过。

  彼得再也忍不住的掏出了背包里的纸和笔,工工整整的写下“给亲爱的韦德先生”

  彼得的话很多,就聚在嗓子眼里,各式各样的话题在大脑里嘈杂的叫唤着。

  但一到了纸上,彼得就不知道该写什么了,只能干巴巴的憋出了几个无意义的字。

  这才出门多久啊,仅仅是这样就想回到家去,不是很逊吗?

  但也许韦德就回来了呢?

  彼得揉了揉脸颊,最终收起了信纸。

  还是算了吧。乳蛋饼还没吃一口呢。

  透过洁净的车窗,彼得仿佛看见了韦德那张不算英俊的脸正在空气里朝他傻笑。

  听说韦德先生原来其实是个杀人魔,破坏过无数家庭的幸福,掠夺过无数人的性命,他的相貌丑陋无比。

  彼得的脑子里控制不住的蹦跶着韦德的信息。尽管都是旅行中道听途说到的。

  他对韦德的了解真的是太少太少了。他总是不会和韦德待在一起很久,根本没有询问信息的时间。

  彼得的脑子里浮出韦德的面庞,杀人魔吗?的确,韦德的脸看着就知道是遭遇过不幸的,但和杀人魔扯上关系还是差的太远了。

  破坏别人的幸福吗?彼得脑子里出现了韦德讲黄色笑话的声音,有的时候讲的还是冷的要命的那种笑话。让人想要踹倒他。

  韦德的气息和声音和毫无理由就破坏别人家庭的人相比也是乐观过度了。

  深深的叹了口气,彼得捧着蓝色的福袋发呆。

  这是上一次和韦德见面时,韦德交给他的,他告诉自己,这个东西随身带着可以保佑平安,但是只有一次功效,所以只能用一次就不能再用了。

  韦德每次和彼得见面,总会交给他一个新的,让他带在身上。

  彼得再次深深叹了口气,从衣服内兜里拿出来了一大把各式各样的护身符,捧在手里,都是以前用过的,还有干巴巴枯萎的四叶草。

  韦德知道了,一定会生气的吧。彼得想。

  但这些都是韦德花了很大功夫才得到的,彼得知道,这都是韦德等待的代价。

  他才不舍得扔掉。


  韦德很难熬住等待的时间。仅仅是一会他就再也忍不下去的起身翻翻倒倒那些小柜子和小架子。

  非常可惜的是,这次也什么新奇的东西都翻不到。因为这已经是韦德第365次翻倒这个地方了。

  叹了口气,韦德只能又拿过相册簿,一屁股坐在柔软的的床上,让它发出重重的吱呀声。

  里面是各式各样的明信片和照片,大多数都被认认真真的标注了日期和地点,少数只是简简单单的用各色记号标记了一下。

  韦德打开第一页,第一张照片只是张普普通通的蜘蛛背影,彼得背后的帽子被风吹的飘了起来,看起来好笑又寂寞。

  第二张照片是一座大楼的侧影,隐隐约约可以看见照片底部那个小小的v形手势。

  第三张照片是一颗大树,树干上有一朵漂亮的花朵。彼得正抬着头观察它。

  韦德想,他的蜘蛛宝贝一定曾凑上去闻过它的芬芳。

  因为下一张照片是那朵花飘落在地上的场景。

  一一的再次看过每一张照片。后来的照片里彼得已经不再是孤单一人了,开始有蜜蜂,有蝴蝶,有青蛙,有老鼠,有螃蟹,有很多其他可爱的小动物。再后来渐渐地变成了大家的聚会,有两三人的,有四五人的,有正在野餐的,有正在玩耍的。

  不知道彼得的朋友们喜不喜欢乳蛋饼呢。

  韦德盘着腿,用指尖轻轻戳了戳彼得的笑脸。

  “宝贝儿,你可笑的真是太傻了,干嘛还要露出标准的八颗牙。”“吃温泉蛋吃的这么开心吗,也没见到你给我带回来点,真是个小笨蛋。”“就这么随便的和别人分享你的帐篷吗,万一对你图谋不轨怎么办,我可会伤心死的。”“我家小蜘蛛真的是越看越可爱啊啊。”

  韦德一边说着,一边撅着嘴,吸着腮帮子,做出了么么哒的唇形。

  如果让彼得看见了的话,一定会一把拍偏韦德的脸。

  “这本相册已经用了这么多了,下次来该带个新的了,就提前决定是红色的好了,是漫画超级英雄死侍和超级英雄蜘蛛侠的标志性颜色,真不错。”

  韦德沉浸在自己的美妙幻想中的一分钟后突然严肃了起来。

  “但是,但是……”

  认真的看着一张彼得站在正中间挥手的照片,韦德静静的举高相册,向后躺倒在被子里,又轻轻的把相册盖在脸上。深深吸了口气,仿佛这样就能告诉自己,小蜘蛛会回来的。

  “我不能陪你一起去旅行的,要是遇到了危险可怎么办。”


  彼得蹲在一块大石头旁边,双手撑着脸,雨水打在身上,冷的有些渗人。

  石头上有一排小蚂蚁被雨点打的东歪西倒,有几只小瓢虫被雨水黏住翅膀,无法飞翔。

  于是,彼得从脚边的杂草丛中拔了几棵带着大叶子的草,轻轻的把它们举在那些小虫们的头顶上。

  小蚂蚁们突然发现雨水不再降落到身上,都叽叽喳喳的停下回家的脚步,弯腰向彼得道谢。

  小小的黑点们轮流上前握了握彼得的指尖。彼得把大叶子交给昆虫们中间的几只,让它们能够尽快回家。

  “那彼得呢?你不回家吗?”其中一只小小蚂蚁拉着小蚂蚁的手, 担心的问彼得。

  “别担心,这位可爱的小姐,我有办法避雨,暂时不回家也可以,看到了吗,就在那边的大树附近,我在那里有个避雨洞。”彼得温柔的笑了笑,指着不远处的大树对小小蚂蚁说。

  “那你的家人不会担心你吗?我妈妈每次看见我跑出去玩的太久了都会狠狠的教训我,如果让雨水淋湿了衣服,那我就几天都不能出门。”小小蚂蚁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表示自己的疑惑。

  “会的,那位先生自然会担心我。”彼得出了神的回想起每次自己回家,只要碰到韦德先生在家,就会被立刻抱起来举高,用他坑坑洼洼的脸狠狠的蹭过自己的脸颊,然后不停的问东问西,直到自己不耐烦的狠狠的拍开他。

  “但是我还没有找到纪念品,所以暂时还不会回去,而他即使担心我,也会尊重我的决定。”彼得再次接话,伸手点了点小小蚂蚁的头,“你还太小了,等你再长大一点,有了判断能力,你的家人也会尊重你的决定的。”

  “听到了吗,所以你可要乖乖听话,好好的长大。”拉着小小蚂蚁的小蚂蚁微微点头示意,走回蚂蚁群,表示对彼得的感谢,“您是个好人,彼得。”

  目送着蚂蚁群排着队,举着大叶子走下石头,瓢虫找到了一个树荫避雨,蜗牛缓慢的缩进壳子里。彼得从背包里掏出相机,设定好时间,架在树枝间,揪过一大片叶子顶在头上,朝着镜头微笑。

  咔嚓。

出来的照片隐隐约约还可以看见彼得背后黑色的蚂蚁群,红色的瓢虫,黄色的蜗牛。

  弹了弹照片,彼得觉得微笑恰到好处,完全OK。就掏出黑色的笔在照片背后写下

  “韦德先生,请你不要担心我,我一切都好,不过因为你是个无可救药的笨蛋,所以这次你也绝对不会把照片翻过来,看到这些话,对吧。”


  “嘿,这位蜗牛先生,不是我说,你能开口说句话吗,我都快要急死了,你就不能自己挑个吃的吗,难道要用我的韦蛋蛋来交换你才能满意吗,不过那样的话我就不能完整的给小蜘蛛性福了。”

  韦德简直快要被这只慢腾腾的大蜗牛给烦死了,要不是每次给它它喜欢吃的东西,它就会用说一个字停好久的速度传递一些彼得的消息,韦德绝对毫不留情的早就把它炖吃了。

  “这个你喜欢吃吗?”韦德选手勉强笑着说。

  “这个呢?”韦德选手逐渐失去了耐心。

  “这个?”韦德选手处在暴走边缘。

  那只大蜗牛始终只是不屑的瞥一眼吃的,然后连头也不转的一声不吭。

   “F***”终于,韦德选手选择站起来狠狠踹翻不远处的水桶,他被逼急了,一边踹一边气都不带喘的絮絮叨叨的骂着。

  空气有一瞬间的凝滞。过了一会儿,在韦德更加暴躁的破坏其他东西前,蜗牛终于开口了。

  “好”

  韦德选手突然转过身,好像听见那只黏糊糊的大蜗牛说了个什么字。

  “吧。”

  韦德选手确定那只烦人的大蜗牛确实黏黏糊糊的说话了。

  “我就”

  韦德选手把翻倒的水桶放好,把凹陷的那边靠里转了转。希望彼得回来不要发现这个。

  “这次特”

  韦德选手向回走。

  “别告诉”

  韦德选手蹲在大蜗牛面前,面无表情的盯着它。

  “你好了。”

  韦德选手听着蜗牛黏糊糊的声音,感受着它慢吞吞的速度,觉得自己再次想要把它炖吃了。

  大蜗牛面对韦德眼睛里透露出的“吃了它”的信息,只是沉稳而缓慢的蠕动了两下身体,缓慢的从大壳子缝里挤出了一个黏糊糊的东西。

  “你别”

  大蜗牛来不及说下面的话了。因为韦德已经高举着它,露出了狡黠的笑容,狠狠地把它向着这片院子外的草地投掷了出去。

  “呼!**的爽!拜拜您了亲爱的蜗牛先生!希望我们再也别见了。”韦德爽快的扭了扭脖子,小心翼翼的捡起那个被粘液包裹的东西。

  韦德的心里突然就隐隐约约的出现了不好的预感。和小蜘蛛呆久了,某种程度上讲,韦德也被影响的有了神奇的预感能力。

  那本来应该是个纸模型,是个纸鹤还是纸鹿还是什么别的东西,但现在因为那只大蜗牛运送不当的问题,现在已经看不出来原来的样子了。

  韦德展开变了形的纸,里面还有块被彩纸包着的食物,以及勉强还能看清的几排字。

  “亲爱的韦德先生,我可能遇到了点小小的麻烦,暂时回不去了,如果您要去工作或者干别的事情那就先去吧,不过千万不要担心我,我没有关系的,还有你一定要多留点心眼,希望你一切都顺利,我这情况不是很坏,我还可以解决,别担心。”

  韦德看到署名是“真的一点也不想你的彼得”,最后的那个字已经不知道什么缘故扭曲的变了形,几乎看不出来写了什么。

  霎时间,韦德的心就被揪了起来。

  他的蜘蛛宝贝遇到危险了吗?

  脑子里乱七八糟的设想浮现出来,胡乱的搅在一起,烧的韦德的脑子发晕,直逼得他心里隐隐作疼。

  他该怎么办?他能怎么办?他要怎么做?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韦德甚至没办法冷静下来好好想想。

  因为那可是他的蜘蛛小宝贝啊。

  当然。不排除纸上写的真的只是彼得遇到了一个小小的困难。但是,韦德脑子里的悲观念头不由自主的牵引着他去想更多。

  况且,彼得如果不是陷入了特别严峻的情况,那他根本就不会提及有困难这件事,他会微笑着把这件事解决掉并掩盖过去,韦德清楚,十分清楚彼得的想法。

  那么,现在,他该怎么办?

  一向看上去脱线实际十分在线的韦德突然确确实实的感觉有些迷茫。


  “雨天路滑,请小心驾驶。”

  彼得的脑子里现在全都是公交车上那个魔性的女声。不过这话的确没问题,说的很对。因为他现在就因为路滑和不小心而陷入了困境。

  彼得这次的目的地是山顶。这个季节山顶的那颗大树上应该有许多果实饱满的核桃,他打算带一些给韦德尝尝,那真的是美味极了。

  然后为了早些回家,彼得打算在雨天也稍微赶下路,这事他以前也没少干过。

  但很不幸的是,这次彼得在一手拄着树枝,一手托着背包,艰难的走过没有路的山路时,踩到了一块松动的石头。大概是因为下雨,所以泥土变得松软的原因,这块石头没有成为彼得的垫脚石,反而让彼得从半山坡上跌跌撞撞的滑了下去。

  如果仅仅是滑下去那也就罢了,他还可以再爬上去,但偏偏像蜘蛛午夜剧场里演的一样,彼得的腿在翻滚下落的过程中插在了一根斜斜伸出的树枝上。

  说实话,那种被树枝穿透的感觉彼得再也不想体验第二次了,真的很疼,非常非常的疼,疼到彼得不由自主的闷哼出声的地步。且这种疼是持续性的疼痛,伴随着雨水,简直是灾难。

  彼得硬生生的把涌出来的生理性眼泪和卡在嗓子里的痛苦喊叫咽回了肚子。他现在这样只是白费力气。

  深深的吸了口气,彼得平躺在泥地里看着天空,那里看不见蓝色,看不见太阳,只有倾盆而下的大雨。

  是的,天空里现在什么也没有。但是,家里还有韦德先生等着他回去。他不能在这耽误下去。

  伸手抹了抹脸上的泥巴和雨水,掀了掀湿乎乎贴在脸上的头发,彼得一边呼气,一边不断在心里安慰自己,咬着牙慢慢坐起来。他必须得先把那根树枝的底部截断,然后稍微向岩石处移动避一避雨,这样他才有精力去思考他该怎么办。

  颤抖着掏出了小刀,彼得试着用尽力气去磨断树枝和其他树枝连接的部分。

  一点轻微的摩擦都会带动树枝的晃动,那使腿里的疼沿着血管直直烧到大脑。彼得的太阳穴突突直跳,眼角被逼的发红,眼泪简直是不能抑制的从眼眶中分泌,但那现在都不是彼得能控制和能分神管理的。

  彼得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就像是在身体里打雷,自己的嗓子里不由自主的发出含糊的呜咽声,但他不能就这么放弃了。心里浮现出了温暖的午后,他和韦德坐在沙发上相互依靠着睡去的场景。彼得突兀的弯了弯嘴角,恍惚着在心里说:“你可真是个混蛋,韦德先生。”

  加快了手上的速度,那种无法描述的疼不断加深,加深,彼得不得不吸了吸鼻子来阻止眼泪和鼻涕一起流下。他近乎哭着的磨断了树枝的底部,脑袋就像蒙了层纱,他已经记不清自己是如何收起小刀,如何用手指扣着泥地,如何托着那条腿挪到不远处的岩石缝隙下。

  疼痛是不会远去的。即使在梦中梦到和韦德呆在家里的场景时,那种疼也会如影随形的缠绕在彼得周围,提醒着彼得起来面对现实。

  过度的消耗让彼得移到岩石缝隙下后就睡过去了,但这种失去所有感觉的美好时刻并没有持续多久,彼得很快就醒了过来。

  血不断的从伤口渗出,彼得轻轻的用手抚过伤口,而一旦把树枝拔出来,也许血就止不住了。彼得不是医生,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该不该拔出来树枝,但现在他没有选择,他必须要做。

  勉强从背包里掏出乳蛋饼,小口的吃了点,又放回去。彼得抱着背包开始盯着里面发呆,里面有帐篷,有帽子,有食物,有玻璃碗 ,有灯,有自己想给韦德带回去的纪念品,还有手摇铃。

  彼得又想起了韦德郑重其事的交给他手摇铃时,认真的告诉他:“宝贝儿,那个,这个东西很神奇的,遇到不顺利的事就摇一摇它,虽然我不能让它像阿拉灯一样实现你的愿望,我也不能立刻出现,但是相信我宝贝儿,摇一摇它准没错,我……”

  彼得勉强笑了笑,感觉脸颊一侧也隐隐的发疼,就又收敛了笑容。从包里拿出了手摇铃,彼得轻轻晃了晃,让它发出了一串好听的叮铃声。

  确实很好听,但这么个小玩意能真帮到他就好了。彼得把手摇铃放回包里,眼前又浮出了韦德的笑容和对自己的关心。

  “韦德你大概是世界上最幼稚的人了。”彼得沙哑着嗓子说着,又在心里加了后半句,“可我就是喜欢你。”

  再次吸了吸鼻子,彼得从脑子里调出了许多美好的记忆,给他勇气,他现在就要拔出树枝了。

  拿出纱布放在旁边,这是韦德每次在他出门前都会偷偷放在他背包里的。彼得慢慢摸到腿上的树枝,心里轻轻叫了一声:

  韦德。

  紧紧咬住嘴唇,彼得一寸一寸的从血肉中快速抽出树枝,犹豫只会带来更多的痛苦。

  疼痛使眼泪就在眼眶里翻涌,嘴里是浓浓的血味,这大概是因为嘴唇被咬破了,手心里全部都是自己的血。彼得扔开拔出的树枝,快速把纱布一圈一圈缠在不断向外吐着血液的伤口上。

  不断的呼着气,他还是很勇敢的,不是吗,回去了一定要好好让韦德给他补偿。

  之后的事情就变得稍微顺利了一些。彼得在山洞里遇到了小蜗牛,于是他在修养生息的过程中鼓着气写了一封信,折成了一只蜘蛛,还放进去了一块饼干,让小蜗牛帮忙交给经常帮自己传递消息的大蜗牛,再带给韦德。

  而彼得在思考过后最终还是决定休息一下继续爬山,他必须要做到自己该做的事情。

  而且,韦德应该还没吃过那样好吃的核桃,过了这次,就要等到明年了,那就太可怜了。


韦德绕着木头桌子一圈又一圈的走着,一会儿,他坐在沙发上挠着大腿,又不安的站起来,一会儿,他拿着粉红色的抹布擦了擦墙上贴着的相框,又烦躁的把抹布狠狠甩在地上。

这已经是自他接到彼得上一条信息后的第三天了,他不知道现在自己该做点什么或者是能做点什么,只能像个无头苍蝇般的胡乱烦恼担心着。

“老天,这种时刻你就不能多给他点运气吗,还是说因为我没有及时把水壶把插进那只黏糊糊大蜗牛的壳里把它留下问清楚,所以你就要故意折磨我,考验我的耐心……shit,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但是,但是,嘿,如果就这么操蛋的让彼得再也回不来了,我发誓这里的每一种生物我都不会让他有什么好结果,即使小蜘蛛告诉过我不能随便伤害无辜的生命,我也不会手下仁慈!”

韦德紧紧的用双手搓着脸庞,长长叹了口气。

为什么,他的小蜘蛛还不回家啊。

拎起门旁的浇水壶,韦德一边想着一边匆匆忙忙的给院子里的小花小草们浇水 ,但不是浇多了就是根本没起作用,完全是乱糟糟的应付完了任务。

他也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期待过有小动物来这里,能告诉他一些消息。但可惜,即使韦德抓住小动物就问,就连旁边田地里的蚯蚓都被抓来询问了,也没有一只知道彼得在哪,也没有谁见过他。

他恨不得自己立刻就出去找小蜘蛛,但这是他唯一一件做不到的事情,因为这里有对自己的限制,他不能出门去找彼得。

就在韦德这么一筹莫展,坐立不安的时候——彼得回来了。

是的,彼得踏着雨后仍然泥泞的土地回来了。他的身上还背着大大的背包,尽管已经脏的看不出模样了,衣服和鞋子上也满是泥土,简直像是经历了一场灾难,最瞩目的就是他腿上的伤口了,血渗的绷带变得红通通的,表面还有一层黑乎乎的东西。

彼得蹒跚着脚步走了过去,他张开手臂抱了抱韦德又迅速的分开了:“嗨,韦德,很抱歉我弄的这么脏兮兮的,但路上的确碰到了点麻烦,所以就这样子了,之后我会清理干净并告诉你发生了什么的,对了,不过在说这些话之前我还有东西要给你,当然也没有时间去玩那些双关了。”

韦德看着彼得衣衫褴褛的站在自己面前,一只腿微微的弯着耷在地上,匆忙的去掏背包里的东西,很难形容此刻自己心理的感受和脸上的表情。所以在他聪明的大脑反应之前,他的手臂已经先行动了。

韦德非常迅速而轻松的把彼得打横抱起来,勾住因为太过突然而从彼得手里掉下的背包,忽视了那些小小的小蜘蛛戳打在他脸上的动作——那都无关紧要,转身十分潇洒的走回了石头屋子,顺带踢上了门。

哦,对了,还有水壶,但那个东西就暂时让它呆在三叶草堆里吧。

彼得抱着被韦德塞到胸口的那一书包沉沉的核桃,被韦德抱在怀里,有些无奈而纵容的挑了挑眉头,显然他已经适应了这样情绪激动异常亢奋完全忘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韦德的行为。

事实上,彼得也没有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只是在韦德跨进屋子的时候,突然狠狠的把背包按在韦德脸上,双手压下韦德的双臂,灵巧的借力拖着伤腿站在地上,又瞬间用膝盖把毫无防备的韦德顶倒在地上,拉着韦德的领子把他的脸拉到自己的面前:“韦德,用你那装满了精子的大脑好好想一下做错了什么,我认为我没必要把这一书包核桃砸在你的双蛋上,毕竟现在还没到庆祝双旦的时候。”

韦德十分严肃的看着十分严肃的彼得,认真的张了张自己的大腿:“宝贝儿,你知道我现在有多性奋的,我不介意来个提前庆祝什么的。”

彼得无奈的松开了韦德的领子,扶住了自己的额头,深深的吸了口气后,站起来把韦德打横抱起来,举过头顶——就像是举一只杠铃那样,然后扔在了沙发上:“你又忘记了,我们说好的,只有我抱你的份,现在可以听我说话了吗?”

韦德躺在沙发上,以彼得肉眼可见的速度,用身体里分泌的液体把那双眼睛润的亮晶晶的,简直就像是乐高蝙蝠侠大电影里的那只小丑。他眨巴了一下眼睛,又眨巴了一下,故意用那种可怜兮兮的低沉嗓音对彼得说:“我是真的很担心你,你都不知道,我总担心悲情剧场的剧情就这么发生了。”

“嘿,我说你能不能不要用那种表情说话,我感觉我的腿都开始疼了。”彼得抱着臂,坐在韦德的肚子上,伸出尚好的那只脚踢了踢韦德的脸蛋,“这可真是个高难度动作。”

韦德抓住彼得脚丫,防止它的乱踢乱蹭会使自己的某些部位破坏此刻他难得的认真,“现在是韦德的深情告白时间,你知道的,彼得,我是真的很担心你,幸好你回来了。”韦德收起了那些搞笑似的表情,自然的露出了一个正常的,放松的微笑。

“你总会不停的担心我,韦德,但是我不会有事的,你要相信这一点。”彼得抬着头盯着天花板上的小黄灯,放低了声音,“毕竟你还在家等着我,我就一定要回来。”

“呜哇,我家小蜘蛛果然最棒了,我还准备了一些乳蛋饼,你现在就想吃饭吗?”韦德明显开心了起来,立刻坐起来紧紧的抱住了彼得,同时不停的用一堆人见人爱的词语来形容他。

被韦德用头埋住脖子的彼得,回抱住韦德的同时,头上隐约滑下了三根黑线,“你就用乳蛋饼来终结这个温馨美好的时间吗,韦德,我不想再吃乳蛋饼了,以后直到我下次出门回来为止都吃核桃 ,蒜香核桃,油炒核桃,清蒸核桃,盐焗核桃,核桃馒头,核桃炒饼!”

“核桃当然也不错,只要是你带回来的我都喜欢!”韦德脸上现在简直每一个褶子都带着笑意,撅着嘴比出么么哒。的确别说是核桃了,就算是刀子韦德现在也能吃下去——说真的。

“不得不说,你真是个好人,韦德。”彼得一条伤腿蹬在地上,将头抵在韦德的头上,眼睛盯着沙发座,耳朵有些发红。蹭到韦德的耳边,彼得小声的说:“我也很喜欢你,所以我现在特别允许你做些什么,但是要小心我的腿。”

“我也特别特别特别特别喜欢小蜘蛛了。”韦德被这满满的暗示刺激的面颊发红,感觉自己的鼻子一热就要流血了,“当然了,宝贝儿,我保证会让你享受到最棒的待遇。”

就这样,今天的彼得和韦德也过着性福而美满的生活——虽然时不时有些小状况,但那都不重要!




 
 

 

评论(17)
热度(132)

© 0 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