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一个

【all金】不知道该取什么标题

☞有年龄变动,有私设,如果戳到了雷点请及时退出(*'ε`*)


金是凹凸这个大家庭里最小的孩子。凹凸这个大家庭说来也比较特殊,总的来说凹凸就是个孤儿院,收留那些有特殊历史的孩子。但从另一层意义上来说,凹凸又不像普通的孤儿院那样普通,这里更像是大家的家。不是宣传广告上说的那种意义上的家,而是会互相关心,互相打闹,互相理解,互相撕咬的属于凹凸大家庭的地方。

这的院长是个成熟又开朗的女性,有着长长的金色头发,金就是她的弟弟,他同样有着明媚的蓝眼睛和像太阳一样的金色头发。从金出生开始,凹凸就再也没收留过新的成员了,所以金就成了凹凸家最小的弟弟。

今天是金的开学日,这对凹凸来说确实挺重要。只要是扯上金的事情,大家总会或是高调或是低调,或是表面不屑或是表现的毫不关心的去展示自己的重视。

天刚亮时,秋已经准时的去喊金起床了。

金迷迷糊糊的答应了一声,揉着眼睛,从暖和的被窝里爬起来,身上的小熊睡衣懒懒散散的敞着口。金的发小,最好的朋友——格瑞,也从同一床被子里坐起来,面无表情的打了个哈欠,眼角还带着点哈欠水。

要说为什么他们俩会睡在一起,这还是有点蹊跷的。秋其实是专门给金和格瑞订了双层床——在经历了一群孩子的明争暗斗后,格瑞得到了和金同房的权利,金要求只要是双层床就可以,所以他们就一直睡在上下铺。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金不知道从哪天开始发现自己总是在格瑞的床上醒来,得到的格瑞冷淡的解释是——你起夜上厕所,懒得爬上铺就躺在我床上了。

后来,金也的确“相信”自己是懒得爬梯子,所以直接顺其自然的睡到格瑞床上了,现在的上铺一般放的都是金的玩具和图书,唯一的使用时间是和格瑞在上面玩的时候。

格瑞也在摸索中学会了如何沉默的把金羊羔圈在里侧,不动声色的占到便宜。金自然也不会看到,在夜晚,格瑞的眼底闪着怎样幽暗深沉的光。

伸了个懒腰,格瑞完美有力的肌肉拉出了一条优美的弧度,黑色的紧身背心勾勒出了一条完美的曲线,拿过放在枕头旁边的金的衣服,格瑞不动声色的开口:

“金,抬下胳膊,该穿衣服了。”

“我知道了啦。”

金拖长音懒懒散散的回答道,配合的伸高胳膊,眼睛仍然因为困倦微微闭着,顺从的让格瑞解开睡衣扣子,从毛绒绒的头上套下外套,穿好裤子,粘上鞋扣。金一下扑进格瑞怀里,卷卷的金发摩擦着格瑞的下巴,

“格瑞,今天姐姐做什么饭呀?”

“等会你就知道了。”

顺手托着金的屁股把他抱起来,格瑞让金坐在自己的腰上,自然的带着金去洗漱吃饭。

这没有什么奇怪的,对吧。

等到在卫生间里,金对着镜子做了各种各样的鬼脸,拖拖拉拉的刷好牙洗完脸时,家里的其他成员也都已经坐在餐桌前了。

“哇⊙∀⊙!姐姐!今天早上可以吃汉堡的吗!”

蹦蹦跳跳到餐桌面前,拉开椅子,金看到了自己餐盘里放着的爱心汉堡。惊喜的抬头去看一只胳膊撑在椅背上的秋,金开心的笑了笑,白白的牙齿带着清新的薄荷香。

“我今天特别允许的哦,小笨蛋,但去了学校——”

秋走到金的旁边,摸了摸他金色的头发,捏了捏他的小脸蛋,再次提醒金。

“知道啦,姐姐,你已经给我讲了好多啦,我不会浪费这个机会的!”

金重重的点了点头,想起来了以前睡前坐在姐姐怀里,姐姐给他讲的故事和道理;想起了上周姐姐将下巴抵在臂弯上,看他学习的样子,暗暗下定决心要好好努力。

“呜哇!姐姐的汉堡是世界第一好吃!”

大口的咬下来一口汉堡,金看起来确实幸福极了,全身心沉浸在美味的世界中,餐桌上的暗流涌动完全被金摒除在了思考范围之外。

格瑞坐在金的对面,本来要把自己盘子里的烤火腿夹给金,结果半路就被嘉德罗斯截住,强行塞进了凯莉的盘子。紧接着,嘉德罗斯想把自己的巧克力饼干递给金,却瞬间被凯莉和格瑞双双截住,啪的一下掉在了桌子上,碎掉了。

眼看着一场毁天灭地的战斗就要开始了,气氛格外的紧张,金吃的格外的香。可惜,战火还未点燃就被熄灭了,因为坐在金左边的紫堂幻小心翼翼的把一片蔬菜放进了金的盘子。

“金,吃点我的吧,蔬菜对身体好,而且朋友就是该相互分享的。”

“唔唔,谢列,记党幻。”

金的嘴里塞的满满的是汉堡,卷着舌头表达了自己的感谢。

这下,所有的目光都偷偷聚集在了这边,金仍旧吃的心满意足,紫堂幻埋着头喝着粥。但隐隐约约可以听见筷子折断的声音。

“好啦,大家快吃吧,金,吃快点,等会该迟了。”

秋的声音终结了这场战争,大家又老老实实的收回目光埋头吃饭。顺便拿过来了金的书包和外套,秋在手上提了提,示意金该抓紧时间了。

答应了一声,吃掉最后一点食物和紫堂幻的蔬菜,金快速的,咕嘟咕嘟的喝完牛奶,跳下椅子匆匆忙忙的接过秋手里的东西,准备出门。

“等等,金,别那么急嘛,别忘了,学校里还有那几个家伙呢,他们大概已经先去了。”

凯莉笑眯眯的在金拉开门前叫住他,

“本小姐就免其为难的给你吃根糖哦,我已经吃腻这个味道了。”

从餐桌优雅的走向金,凯莉从嘴里抽出粉色的棒棒糖,塞进金的嘴里,拍了拍他的肩膀,顺便眨了眨眼睛~ ☆

“快去吧,金,不—要—迟—了—哦—”

为金打开门,凯莉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自然的伸脚堵住了从餐桌走过来的几个家伙的脚步,她虽然争不过那几个臭男人,但阻止他们和金一起上学刷好感还是能做到的。

“拜拜姐姐,拜拜格瑞,拜拜紫堂,拜拜嘉德罗斯,拜拜凯莉,我走啦,放学见!”

金匆匆忙忙的一边跑一边穿上外套一边回头说再见,抬头看了看天空,是浅浅的蓝色。

“今天天气可真好哇!”


  金一手握着背包带,视线穿过前面一排同龄人的脑袋努力张望着。

  因为现在正在进行演讲的是学长安迷修,是金的哥哥之一。

  “喂!渣渣,你扭的太厉害了,挡住我了。”

  金正在专注的试图看清安迷修的脸时,突然被后面的人狠狠拉了一下,不由自主的向后倒了一下,压到了后面人的胸膛,大概还踩住了后面人的鞋尖。

  金立马轻轻跳了一下,回头连说了几个对不起,旁边陆续有学生转过头看,但又转过了头,因为——

  “渣渣,注意你的行为,如果不想让我揍你,就——”

  “嘉德罗斯!你也到了!”金看清后面的人后刷的就激动了起来,打断了嘉德罗斯的话,声音也提高了一些,于是转头围观的人更多了,金自然不会管那么多,当下就想给嘉德罗斯一个金式熊抱。

  敢围观的人自然都被嘉德罗斯瞪的低下了头,没几个人想惹他们学霸且体霸的年级第一。

  所以嘉德罗斯一边用一只根本没使劲的手推着金的脸,一边感受着金挂在自己脖子上左右晃头磨蹭。

  “臭渣渣,校长还在台上盯着,你动作太大了很明显的。”嘉德罗斯一边说着,一边面不改色的搂着金的脊背。

  “哦——那好吧,的确姐姐也告诉我要好好听开学仪式上的演讲。”金抬头看着嘉德罗斯,眼睛里亮闪闪的,笑的又乖又甜。

  金转回去继续听演讲,嘉德罗斯本来就写着我是天下第一的霸气脸颊突然就表现的更加不爽,吓的旁边没办法离的更远的同学又往外移了点。

  但是金天生就有治愈别人的办法,尤其是对他的哥哥们。

  金站了一会,突然十分自然的向后伸出手拉住了嘉德罗斯的手,他想起来了,这是紫堂告诉他的,好朋友之间在站队的时候,如果感到无聊还不能说话的话,就偷偷拉住对方的手好了。金也的确看到了附近有很多人,他们大概都是好朋友,前后相互勾着手,或者做些小动作,于是他也这么拉住了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的气场突然又变得温顺了,于是附近即将挤到别人的同学又偷偷往回挪了点。

  谁也看不到嘉德罗斯的耳朵尖在头发底下是微微泛红的,尽管他的脸上仍然是藐视众生的霸气神情。

  “以上就是今天的演讲内容,希望大家能在新学期里继续努力,安迷修,xxx年xx月xx日,谢谢大家。”

  台上的安迷修已经演讲完毕,标准而优雅的鞠了躬,台下的学生们开始疯狂鼓掌。

金认真的听完了安迷修的演讲,虽然其中一大部分内容他都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但不得不说安迷修的演讲真的非常棒,尽管本来只是一场应该没有多少人会认真听的开学演讲,但因为安迷修温柔的声音和气质以及有趣的发言稿,一下子让大部分人,至少是看起来,都仔细的听了这次演讲。当然也不排除安迷修自身的名气影响。

  又过了一会,等到其他学校领导讲完了话,同学们就解散回班了。

  金蹦蹦跳跳的走在嘉德罗斯旁边,侧着头说着好玩的话,然而不看路的后果就是迎面撞上人,或者是故意被人撞到。

  总之,倒霉的金捂着额头,龇着牙向后退了两步,幸好被嘉德罗斯的胳膊拦住不至于坐在地上,他在想按这样的频率撞下去他会不会智商下降。

  “小鬼,你敢撞到我。”

  周围本来就没多少人,这下来人一开口,周围更是一个人都没有了,回教室的人潮在这里自动留下了空间。

  “雷狮哥哥,你能不能不要故意撞我,你的胸口很硬的,我担心我的脑袋。”金眼角带着眼泪花,狠狠地的朝着雷狮的胸口用脑袋撞去,意料之中的又被雷狮一只手按住。

  “哦?小鬼一会没见长胆子了。”雷狮觉得金的动作很好玩,笑了笑露出了一颗虎牙,狠狠揉了揉金的头发,伸出另一只手,几乎隔空把金拎起来。

  另一只伸出来手阻止了雷狮的行为,嘉德罗斯冷冷的按下雷狮的手,把金往身边带了带。

  雷狮把视线往嘉德罗斯这边移了移,微微点头示意,嘴边那点笑完全变了味道,不多的温柔完全变的猖狂又邪魅。

  眼看着另一场战斗就要开始了,嘉德罗斯和雷狮眼中的火花几乎变成了实体的。

  于是金再次发挥了作为小天使的功效。从兜里掏出了两颗糖,完全没有注意到场合气氛的把它们一人一颗的塞在了嘉德罗斯和雷狮的手里。

  “这是我偷偷藏起来的,千万不要告诉格瑞哦,我少给了他一颗糖,这本来是我和格瑞的,现在就给你们啦!”

  金笑着拉起了雷狮的手,又拉起了嘉德罗斯的手,露出了十分幸福的笑:“和哥哥们在一起上学真是太好了,见到你们我就很安心啦!”

  雷狮和嘉德罗斯之间的战斗火焰就这么熄灭了。

雷狮站在金的左边,用眼神给嘉德罗斯示意:这次就先放过你,看在这个小鬼的份上,下次就没这么简单了。

  嘉德罗斯站在金的右边,同样眼神示意:你才是,注意你的行为,看在渣渣的份上,先放过你,下次我一定把你揍爬下。

  雷狮轻轻哼了一声,先蹲下身弹了弹金的脑门,“上课好好听,想惹事的话你知道我在哪个班,如果你忘记了我们的约定,回家小心你的屁股。”

  又揉了揉金的头发,雷狮向金和嘉德罗斯的反方向走去。

  “白白!雷狮哥哥!中午见!”金向雷狮的背影挥手,又拉起了嘉德罗斯的手,“走吧,嘉德罗斯哥哥,我应该和卡米尔在一个班,你在二楼对吧,我们在一楼。”

  嘉德罗斯没有空再去教训金不要和雷狮那么亲近,因为金突然叫了他嘉德罗斯哥哥,一般金只这么称呼雷狮。这种被叫哥哥的感觉真的是,超级斯巴拉西。

  嘉德罗斯再次莫名奇妙的红了耳朵,作为人造人他不知道这是因为什么,但是他的心脏跳的很快很快。

3.TBC

 
 

 

  嘉金特别篇(更小的时候)

今天是周日,该洗澡了,最小的金这周由嘉德罗斯负责带他洗澡。

放满一浴池的水,帮金脱掉衣服,带他坐进浴池,嘉德罗斯才如释重负的享受自己的泡澡时光。

两人面对面,金抱着腿,靠在浴缸的一边,尽量缩小体积,给嘉德罗斯腾地方,他可不想在泡澡时间惹麻烦,破坏自己的泡澡时光。

嘉德罗斯坐在另一边,懒懒的把头靠在浴缸壁上,把双臂搭在两边的浴缸沿上,盯着面前的小家伙,伸长腿,直踢金的大腿根。

“喂,渣渣!”

嘉德罗斯先开口,眼睛里少了点蔑视和唯我独尊的气势,多了点好奇和作为哥哥的柔和。

因为嘉德罗斯真的觉得金这个人太有意思了,对着他,还能完全放松的戳着水面上的黄色小鸭子,明明不久前见面时还那么拘谨。

“唔?”

迷迷糊糊的答应了一声,他对这个称呼无可奈何,但有时候叫习惯了也就顺其自然的答应下来了。戳着手里的小鸭子,金泡的有点瞌睡了,泡澡真的是太舒服了。

  等等!

“我不是渣渣!”

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金猛的反驳,脑袋被浴室里的雾气熏的迷迷糊糊,提高了音量,金蓝色的眼睛闪着活泼的光。

“渣渣。”

嘉德罗斯伸长手臂弹了下金的脑门,稍微带了点力气,嘴角不屑的撇着,满满的水随着他的动作顺着浴缸壁溢出了一些。

“呜哇哇哇!”

金一下就忘记了要安稳度过泡澡时间的原则,瞬间站起来扑向嘉德罗斯。嘉德罗斯看起来有些措不及防,没有及时把金半途揪起来扔出去,而是被一下扑了个满怀。

“臭嘉德罗斯,欺负我欺负我!”

金喊着去弹嘉德罗斯的额头,大量的水随着金剧烈的动作都涌出了浴缸。

“喂,渣渣,别闹,水都跑出去了!”

嘉德罗斯无奈的任由金闹了一会,看准时机抓起金的手腕,把它们锁在一起扣在金的胸前,阻止金的动作。

金看嘉德罗斯突然一凶,呆滞着立刻停下了动作,乖乖的爬在嘉德罗斯怀里不敢说话。

空气里一时间只有两个人的喘息声,湿漉漉的金毛乖顺的耷拉在耳边,让两个人看起来都柔和了不少。金恍惚了会,回复了神智,才突然又继续开始他的反攻大业,手被扣着,那就上牙咬好了,金才不会被这种程度的吆喝吓到。

“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就要咬你。”

金把小牙咬的钢钢响,真去啃嘉德罗斯的脖子。这放在嘉德罗斯的学校里简直就是标准作死行为,别说上牙了,可能连有这个想法的机会都没办法拥有。

“喂,不要得寸进尺!”嘉德罗斯说着拿起了金的小鸭子,“你再动我就捏死它。”

金果然停下了动作,楞了下。

托着下巴看上去稍微思考了一下。

然后金亲了亲嘉德罗斯的嘴角。

嘉德罗斯的嘴角。

的嘴角。

角。

“你不要捏死它好不好,你别生气,雷狮告诉我亲亲嘴角就不会生气了,所以嘉德罗斯你别捏死小黄。”

金的表情变得楚楚可怜,蓝色的眼睛里带着雾气,金用请求的语气和嘉德罗斯商量,小黄鸭是他重要的伙伴,不能让小黄受伤。

可惜,嘉德罗斯因为太过激动就使了劲,控制不住的捏爆了鸭子。现在小黄变得扁扁的,扭曲着表情,被捏爆的瞬间还带着一声呃儿的叫唤。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金瞬间爆哭,虽然没有流眼泪,但撕心裂肺的叫了一会,也足够让嘉德罗斯手忙脚乱了。

“渣渣,不许哭!”嘉德罗斯顿了下,“别哭了!!”

没办法了。嘉德罗斯想。

在金真的伤心的快要哭了的时候,一个轻柔的吻落在了他的嘴角。

嘉德罗斯捏了捏金的脸蛋,“我说了,别哭了,渣渣哭包。”

金立刻停住了一切声音,瞪大了眼睛看着嘉德罗斯,他的嘴角依然带着点不屑的弧度,眼睛里似乎仍是不可一世的骄傲,但红晕从脖子一直蔓延到了嘉德罗斯的耳朵。

他们的距离太近了,真的太近了,近的可以看见彼此眼睛里的对方。热腾腾的水汽又蔓延了上来,嘉德罗斯见金楞在原地,撇过头准备迈出浴缸。

金反应过来了,就像一个大大的抱抱熊,拖住嘉德罗斯的腰硬把他拉回浴缸。

金立刻主动的坐在嘉德罗斯的怀里。嘉德罗斯从金的咯吱窝低下伸出胳膊揽住他,把自己毛绒绒的大脑袋搁在金的头上。

“我还以为嘉德罗斯你讨厌我,雷狮说只有哄喜欢的人别生气才能亲嘴嘴。”

“我的确讨厌你,最讨厌,弱渣渣。”

“可是……”

“没有可是。”

嘉德罗斯蛮横的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准备静静的享受一下泡澡时光。

可某个人就是不领情。

“嘉德罗斯,你还疼吗?”

“疼什么?”

懒洋洋的又睁开刚刚闭上的金色眸子,嘉德罗斯勉强回答了金一句。

“就是……当初……在……在实验室里,因为听他们说他们说那是很——”

金的声音被突然打断。

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嘉德罗斯不能被提起的秘密,大家都知道的秘密,除了小一点的金。

金能感觉到自己脖子上的汗毛随着嘉德罗斯的停止动作和阴郁的表情而根根竖起。金这才知道自己可能是踩了不得了的禁区。

在金以为永远不会等到嘉德罗斯的回答时,嘉德罗斯目光闪烁的开口了,只是金看不到里面稍纵即逝的脆弱。

“很疼,真的很疼,疼的什么也感觉不到。”

嘉德罗斯缓了缓语气,不可一世的开口,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

“我从生长皿中醒来,吸入的第一口空气是带着血味和机器味的液体。”

“我的负责人,他不会把我们当人看,我只是众多复制品中最好的一个,所以我有了活下来的机会。”

“我只有一件很大的旧病服可以穿,我在最初的时间里只能在黑色里爬着行走。”

“讽刺的是,我的颜色是带着希望的金色。”

“我会被进行各种实验,有的时候是为了加强我的战斗力,有的时候纯粹是他们为了好玩。”

“我的身体可以被分成各种小块,但我不会死去。”

“很多很多的血会流出来,身体会很疼很疼,我只能哭,不敢放声哭的不停的哭。”

“但其实适应了这样的生活,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所以我渐渐从他们给我脑子里灌输的东西里找到了能用的东西,我不再害怕疼痛,我变得很强,比刚开始强的多。”

“我被做过各种各样的实验,有的时候会被放进他们构造的精神世界里进行闯关,为了测试我的能力,但每一次我都会成功,却什么也得不到,只是被更加疯狂的进行实验。”

“我最终打烂了那里,逃了出来,但外界甚至没人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没人会追究我的责任。”

嘉德罗斯缓了缓,停止了单方面的谈话。

“就是这样。”

金一时间无法接受这么庞大的信息量和嘉德罗斯眼睛里流露出的痛苦。这种从不可一世的,骄傲又强大的嘉德罗斯身上看到的脆弱,真的让人觉得是很心疼,很愤怒。

懵懵懂懂的停滞了一会,金不知道该说什么,在此之前他想过很多关于嘉德罗斯的事情,但他没有想到现实会这么残酷,对待一个孩子,对待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的强大是血淋淋的,惨不忍睹的。

“很疼很疼的话,我就给你吹吹好了。”

金到头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转过身,扶住嘉德罗斯的脸给他吹吹。

“姐姐告诉我,吹吹伤口痛痛就飞走了。”

捧着嘉德罗斯的脸,金很认真的说:“如果那时候大家知道这件事,一定都会去帮你的,我们会救你出来的,坏人真的是很坏很坏很坏,下次被我碰到了一定揍死他们!”

紧紧拥抱住了嘉德罗斯,拍了拍他的脊背,金想抽离所有空气的贴近嘉德罗斯,告诉他,没关系。但金潜意识又知道,这是除了嘉德罗斯自己,谁也不能帮他从根本解决的事。

“笨蛋渣渣。”

嘉德罗斯同样回抱了金。

用他强大又傲慢的臂膀。

评论
热度(39)

© 0 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