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一个

【贱虫】天日常段子

——第十天

风吹着,老旧的树枝有节奏的扣着窗户,隔着窗帘,勉强能看清一个个黑色古怪的影子,也许是建筑,也许是植物,又或者,是什么奇怪的东西?

附近的工厂又在深夜加班办公了,一声又一声哐嘡,哐嘡的声响在夜里格外清晰,墙头青绿色的光模模糊糊的打在无人的街道上,露出斑驳老旧的影子,邻居家的空调机又开始嘎吱作响,有时还能听见一声好像婴儿啼哭的尖利猫叫叫人从梦中惊醒。

夜更深了,月亮也藏到了云层后面。

就在这么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韦德选择拉着彼得看一部东方恐怖电影。计划本来是这样的,韦德想要通过一部恐怖片吓到彼得,然后自己在关键时刻彰显自己丝毫不怕那些怪力乱神的男友气息,然后收到彼得埋脸投送怀抱,堪称完美。

但韦德又觉得血腥暴力类型的恐怖片肯定是吓不到彼得的,于是从别人那借来了一盘五星好评的东方恐怖碟片,为了营造气氛,提前查了天气预报,检查了碟机,关着灯,在休假的晚上开始了计划。

但现在,韦德觉得情况怎么感觉怎么不对,他的小男友坐在一边四平八稳的看着电视,从握着的手来感觉,彼得应该是十分冷静的,手心干燥而温暖,没有丝毫害怕。即使剧情已经进入了十分恐怖的阶段,即使那种若有若无的恐怖气氛莫名其妙的从四面八方包裹住了韦德的心。彼得仍旧十分冷静的看着电视,时不时凑过来吐槽一下剧情。

韦德的喉咙紧了紧,不仅是因为计划可能要失败了,而且是因为“它”马上就要出来了,即使知道“它”会出来,也许是突如其来,也许是循序渐进,但韦德就是控制不了自己怦怦乱跳的心。说实话,韦德没想到自己会在恐怖片面前翻车。毕竟自已把所有类型的限制级片子都看过一些,当然,这里不仅指色情片。

“嘿,宝贝儿,彼得,我想我得去上个厕所,开个灯之类的,你懂的,顺便也许可以爆桶爆米花,如果累了我们明天再看也是可以的,哈……哈哈。”恐怖气氛越来越浓了,韦德忍不住的开始说些话来逃离这种和进行杀人救人行动不一样的恐惧感。

“看完它吧韦德,我倒是觉得还不错,这种电影还是很有趣的,比我想象中的约翰·卡朋特或大卫·柯南伯格那种类型的要特别点儿,还有,顺便爆点原味的,别爆草莓味的爆米花了。”彼得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视,一边顺其自然的松开了韦德的手,“去吧。”

可一切都来不及了,在韦德站起来的时候,“它”已经出现了,以一种缓慢而又扭曲的方式。于是,以几里外都能听见的声音,韦德开始抑制不住的尖叫,并迅速的用手去捂眼睛:“啊啊啊啊啊啊嗷嗷嗷嗷啊。”

然后彼得也被韦德突如其来的这一嗓子吓到了,带的发出了同样的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韦德啊啊啊啊为什么要叫啊啊啊为什么捂我的眼睛我看不到电视啊啊啊啊。”

一瞬间,两个人的心率绝对超越了巅峰,彼得和韦德脸红气喘的叫了一阵,关键剧情也就被迅速的放过去了,叫完了,翻身迅速的打开灯,两个人又在沙发上笑成了一堆。彼得坐在韦德的小腹上去锤他挠他,韦德就老老实实的揽住彼得的腰,任彼得又抓又挠还上嘴去啃自己的脸和脖子。

闹腾完了,彼得才气喘吁吁的靠在韦德怀里,有时间去质问他刚才的行径:“你是不是被吓到了,但是为什么要突然捂我眼睛,把我也吓到了,蜘蛛感应都被吓出了,知不知道,笨笨韦德,嗯?”用指头戳了戳韦德的脸颊,彼得摸了摸他脖子上被自己啃出来的红牙印,有点心疼,好像下口有点重?

韦德嘟囔了下嘴巴,穿过衣服去勾自己小男朋友的腰,“宝贝儿,我被吓到了脑子就乱了,本来想捂自己脸的,但又害怕你被吓到,所以下意识的就伸到你的脸上了嘛。”亲昵的贴上彼得的脖子,韦德开始毛手毛脚,以一种受了委屈的声音说道,“原谅我吓到你了,现在让我来补偿你一下,好吗,甜心。”

但是谁又知道韦德的惊慌失措是不是装出来的呢?

评论(2)
热度(22)
  1. 快来削我啊0 1 转载了此文字

© 0 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