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一个

【贾尼】regensturm

身上的战甲重的让托尼几乎喘不过气来,一切都被眼前的血染的模模糊糊,鼻尖是浓重的硝烟味和铁锈味。大口大口的勉强吸着那点稀薄的空气,托尼的世界随时都会在下一秒永远的黑下去。

努力侧过头,战甲同时发出了嘎吱的声响,不远处是朋友们依稀可见的身影,血迹斑斑,以各种滑稽的姿势倒在地上。

可这一点也不可笑。

托尼的泪水无意识的从眼角分泌滑下,与血和灰染在一起,分不出究竟是汗水还是血迹。

伤口很疼,和星期五已经完全失去了联系,下半身全部被压在巨大的建筑残骸下,似乎已经完全被逼进了绝境。

挣扎着撑起上身,托尼颤抖着手指想去推开身上的大块石板,可是,即使使出了全力,即使发出了重重的带着哽咽的鼻音,那些巨大的石板也仍是纹丝不动,压倒了所有的光明和希望。撕心裂肺的疼从胸口一直涌到了大脑,强迫他重重的躺回地面。脑袋里一个又一个迷幻的无形烟花大朵绽开,炸的思维逻辑烟消云散。

他的朋友,他重要的人们,他们就在不远处呀,他们需要治疗呀,千千万万的人们正在受苦呀。为什么不能过去呢?

滚烫的泪珠顺着侧过的脸颊砸在地上,溅起了灰色的土花儿。托尼伸长手臂,臂甲已被砸的粉碎,青肿的眼勉强看清他的朋友们,伸出手指,轻轻描画着那些模糊渺小的脸。这是托尼·斯塔克唯一能做到的事情。

每一秒都被无限的放大,再放大。托尼能听见血溅落的声音,能听到尘土飞扬的声音,唯一听不到的是希望的号角声。

他祈求谁能来帮帮他们,但上一次父母离开的时候,这种投向上帝的单箭头祈祷就没起任何作用。但托尼还是这么做了,他第二次这么虔诚的恳求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东西,恳求他不要带走他的朋友们。

那,有没有谁能听到呢?

在又一次困难冗长的呼吸后,一股无名的焦躁彻底点燃了血液。每一滴血液都在沸腾,疯狂的消耗着托尼仅存的理智和体力,空气吸入肺腑都带着难以置信的血腥味。

意识在逐渐的离去。

大量的失血和心里负担让托尼再也撑不起那点光亮,大片的黑色正在笼罩,吞噬着撕咬着他仅存的血和肉。残破的战甲,残破的心。

一切都在缓慢的坠入黑色的深海,托尼在孤独的下落,幻灭的光线随着角度变换衰弱。

眨了下眼睛,视线更加模糊了,不由自主的就要睡去了,努力的伸开,又抓紧手掌,可是里面什么也没有。

也许一切都要到此为止了。

吗?

“Sir.”

“Sir!”

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从未知的地方传来,是梦,还是现实,托尼已经完全分不清了。但他明白,这是身处孤独之地的自己唯一能抓住的东西。

“Sir,醒醒!”

托尼听到有人在叫他,于是视线由一个小小的圆演化成了一个椭圆,一切都在变轻,变亮,扇动了下睫毛,缓缓的睁开眼睛,周围是风,是云,是天空,是托尼喜欢的自由。

一切变得清晰又明朗,他和贾维斯在城市的上空飞行,划过的轨迹拖着长长的尾巴,霓虹灯闪着迷幻的光,黑色的天空包裹着的只有静谧和安详。

孩子们的欢笑声传进战甲,眼前是人们分吃一口冰激凌的画面,托尼爽朗的笑了起来,就像是最耀眼的星。

“贾维斯?”

“Sir.”

“听过那个故事吗?”

“完全没有,Sir,但我可以立刻解读它。”

“算了,我晚上有什么安排?”

“35分钟后需要参加一个派对,他们等你很久了。”

“还有什么?”

“两个小时以后……三个小时之后……”

“停,停,可以了,现在回去洗个澡。”

“好的,Sir.”

太阳已经完全落了山,在地球的另一边投下了晨光。托尼的城市突然就变得寂静无声,只剩下孤独的金红色孤独的向着无尽的永恒飞着。一切又开始分崩离析,天空,大地,全部变成了穿过身体的巨大碎片。

“贾维斯?”

“很抱歉,Sir,你得离开这了。”

“什么?”

“你得走了,Sir,他们在等你。”

“谁?等我?”

“别害怕,Sir,跟着那些路灯,我会陪着你的,直到你回去。”

“可……”

不知何时,托尼才发现自己已经脱离了战甲,和贾维斯面对面的站在马路两头,右边是一串又暖又亮的光。

自己忘了什么事吗?

忘了……什么…事……重要的,一定要做的事。

对了。

是这样啊,他得去保护他的世界。

他得救他的朋友们。

他得站起来。

“Sir,看着路,不要回头,我就在你后面。”

“贾维斯。”

“下次无法入眠的时候,我也会来帮你的,带你去任何地方,你只需轻声告诉我何时何地,在这里,我可以带你自由的飞,你什么也不用问,什么也不用说,你可以将飞驰而过的景色尽收眼底,但不是现在,Sir,现在还不行。”

贾维斯操纵着他的战甲,坚定的站在黑暗中,一如既往,为托尼的希望保驾护航。

“贾维斯。”

托尼定定的看着他,然后毫不犹疑的转身迈步,每一步,都会有金色的光从脚底盘旋上飞。每一步,都是星光璀璨。

“当你的世界分崩离析。”

“而没有人能站在你的身后紧紧拉住你的手之时。”

“当你觉得你是孤身一人。”

“我会陪在你身边。”

“Sir.”

声音逐渐变得迷幻而机械,无法分辨性别种类的声音盘旋在托尼的耳边。恍惚间,有谁握紧了他的手,在冰冷的海底,在绝望的雪地,在自由的天空,在任何时候,在梦里,在这里。

贾维斯一直都在,在托尼的心里,在每一台战甲的影子里。

猛然睁开眼睛,鼻尖是浓重的硝烟味和铁锈味。握紧了手掌,那里,不是一无所有。

嘶哑低沉的长喘着气,托尼撑起身体,低吼的瞬间,带动支离破碎的机甲又狠又猛的掀翻沉重的混凝土钢筋。一时间,尘土飞扬,枷锁又沉又重的被扔在了一边。

伤口很疼,紧紧的咬紧牙,托尼缓慢的站起身,一步又一步的走向他的朋友们,血花在地上大朵大朵的绽开。

他做的到。

他不是孤独一人。

对吗?

评论(8)
热度(32)

© 0 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