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一个

年龄操作①

超人在偶然飞过哥谭上空时,捡到了一个小孩子。

他不该停下的,他知道,超人是正义的象征,但他还没有精力去收养一个小孩子——以克拉克的身份说,况且有了第一次也许就会有无数次,而超人是无法成为一个合格的奶爸的。

但克拉克就是在那天突然多开了一窍,他看见小孩子一个人孤零零的蜷缩在雨地里,无助又弱小,也许几天没有吃过饭,也许几周没有洗过澡,可怜极了,但不管是作为超人还是作为克拉克,他都清楚的明白,他没有权利掌管别人的生命。因此他可以带着导弹飞向宇宙,可以阻挡大堤坍塌,可以把将要被卡车撞到的行人带到路边,但他不能草草的就去收养那些没人要的孤儿,不能把年限将至的老人院老人带回家。他没有那个权利。他也不能为之负责。

可是偏偏小孩子抬头看了眼云层,就在那一秒,也许是无意,也许只是克拉克看到了他,但巧合的是,他们的视线撞在了一起,于是克拉克看见了他眼中的星火——很难形容一个头发湿漉漉,小脸脏兮兮的孩子为什么会有那种眼神,好像他一点也不孤独,一点也害怕,一点也没被吞噬,眼里只有沉沉的星火。

鬼使神差的,克拉克改变了飞行的轨迹,又从大河的另一边飞了回来,空气被炸的发出了沉闷的响声。

超人如神一般,从漆黑的天空,缓缓在雨夜中降临在了小孩子的面前,红色的披风如血般在雨中和风中自由摆荡。克拉克离近了才注意到,小孩子的脸是苍白的,嘴唇已经失去了血色,勉强蜷在不知名餐厅的后门。他抬起头,雨水就顺着湿漉漉的睫毛划到脸上,但他看起来既不惊喜也不惊讶,只是裹紧了身上的烂衣服,眼睛一瞬不眨的观察克拉克。

克拉克试图让自己散发出来的气息不那么有威慑力,缓缓半蹲在小孩子面前,轻轻摸了摸他的头发,用后背帮他挡住飘洒的雨水,披风散落在脚下,克拉克放轻自己的声音,问道:“你想和我走吗?”

小孩子紧紧的抓了抓自己的袖口,试了试嗓子才开口,声音是沙哑而稚嫩的,“可以随便看新闻和报纸吗?”

克拉克看着小孩子的眼睛,露出了一个孩子们都会喜欢的超人式微笑,肯定的说:“我想没问题,我就是做这个的。”

“那我答应你,并提前谢谢你,但我失去了所有财产,我可能无法报答你,也没有好处可以给你。”小孩子非常正式的说着,在阿福死去的几个月里,他确实在哥谭学到了很多。随时掌握别人需要的东西,才能去接受别人的交易,就是小猫教给他的第一个规则。但他现在确实只是个落魄的流浪鬼,一无所有。

“我不需要那些,你不用考虑那么多,我不是为了利益。”指了指胸前的S标志,克拉克示意小孩子可以放心,他也不为小孩子的语气感到意外——从各种原因来说。

小孩子站了起来,克拉克也站了起来,小孩子主动拉住了克拉克温暖的手,他现在没有比这更好的选择了,但他会回来的,等他变得更强。

“我是克拉克·肯特,现在我可以问问你的名字了吗?”直接把小孩子抱起来,他们现在该回去了,但自己的速度可能会伤害到他,所以他需要把他整个遮在怀里。

“布鲁斯——你可以叫我布鲁斯。”

TBC

评论(14)
热度(80)

© 0 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