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一个

关于那条蛇

洛基总喜欢戏弄他那位如同金毛幼崽般呆笨的兄长。

这么说也许有点不妥当。未来的皇位继承人之一,奥丁之子——索尔,再怎么说都不会在自家弟弟的心里,沦落到和一只蠢萌大狗相提并论的地步,但事实就是这样。

其实,洛基之前一直都是带着十成十的敬仰和爱戴与这位兄长玩耍,因为索尔从小就有过人的天赋,继承了父亲优良的基因,还是个天生的战士,性格直爽,所以对于再怎么努力也学不来那一套的洛基来说,索尔还是很有威慑力的。

但这良好完美的兄长形象全部都在那一天毁了。

洛基知道索尔喜欢蛇,那些绿色的小家伙们,大概也只有他知道这件事。因为他时常能看见他的兄长偷偷的在训练的间隙里,用手抓着那些蛇们玩耍,乐此不疲。洛基不是很能理解这种特殊的爱好,因此他从不参与,但也从没有给别人说起过这件事。

但那天肯定是因为小小的他第一次偷喝了酒,又学会了新魔法,所以才会壮着胆子去做那个把戏戏弄他的哥哥。这种事情他还从没有敢对索尔做过,那些小把戏通常都是他用来和别人玩的。

下了决定的洛基很快就准备实施他的计划,他对做这种事情已经很得心应手了。

看准索尔又待在那片绿色草地上的时候,洛基就知道他的哥哥又要去找蛇玩耍了,于是他很快的趁机施咒,变成了一条青绿色的小蛇,顺着草丛游走到他哥哥的身边。

说实话,那感觉不是很好,再加上这只是一个新学的魔法,所以洛基心里多少是有些不安的,但他又实在好奇索尔喜欢那些蛇的原因,当然也有点弟弟想试着对哥哥撒娇的意味,所以这让他一时忘记了即使他是这方面的天才,完全的掌握一个魔法也是需要时间的。

而索尔当然是完全不知情的,他只想非常开心的抓起那条游动到他脚边的小蛇,和它一起玩耍。它看起来真是可爱极了,圆滚滚的脸,透着碧色的脑门,没有时时刻刻吐出的红信子,这一切都让索尔感到十分开心。他还在想为什么今天一条蛇也抓不到(当然是因为洛基提前赶走了所有的蛇),这就有一只小家伙主动送上了门。

索尔弯下腰,在伸出手前小声说道:“辛苦了,一会就把你放回去。”然后熟练的抓住了那条小蛇,轻轻压住它的头,把它放在了怀中。

到目前为止,一切都是美好又自然的,洛基·蛇乖乖的盘在索尔·蛇控的怀里,他有些理解哥哥为什么喜欢蛇了,那些看起来狡猾的小东西被抓住了软肋,喷不了毒液就会变得十分无害又可爱。

可惜的是,之后一切的美好都在瞬间迎来了终结。洛基太过享受来自兄长的特殊摸蛇方式,舒服的忘记了将法术维持下去。于是,索尔上一秒落在蛇背的手下一秒就落在了洛基的肚皮上。

我想,任谁看到赤裸的弟弟突然从蛇变成了人,就在自己的怀里,而自己的手还放在离弟弟的娇嫩处不远的地方,那感觉都不会太好,对于神的子嗣来说应该也一样。好的是,索尔还能记得下意识的搂住弟弟的肩,以免突如其来增大的重量让他承受不住而把弟弟扔出去。

两人都在这一瞬间楞住了,索尔还死死捏着弟弟的肩,过度靠近的距离,让两双炯炯如星的眼睛里只能倒映着彼此。

“抱…抱歉,兄长,我就是想玩个游戏。”
洛基在短暂的呆滞后恢复了冷静,推开索尔的手臂站了起来。
“请你别生气,拜托了。”

“不不 ,完全没关系的,洛基,就是你下次玩得注意点,这样很不安全的。”并且我以后都不会再玩蛇了,万一下次摸到了一个大汉就完蛋。

索尔也拍了拍裤子上的尘土站起来,一边安慰洛基,一边偷偷想着心里话。说实在的他应该训斥他的弟弟,可看着他,自己现在又开不了重口。

站起来的两人目光不得不再次相对,洛基紧紧抿着嘴,瞧着哥哥明显因为被吓到而有些变色的脸,不说一句话。索尔则自认为看起来严肃的打量着裸体的弟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但下一秒,两人突然就默契的放声大笑,尴尬在小朋友之间通常都是由一场大笑结束的,谁也不会去追究谁的责任。什么也阻挡不了这种肆意开怀的笑声和上扬的嘴角。

从那以后,索尔和洛基的相处模式明显更像是一对兄弟,会抢同一个东西,会分享一个东西。这本该就是结局了,但同时不幸的是,洛基喜欢上了戏弄哥哥这个听起来不怎么友好的行为。

因为蛇这件事让他意识到索尔也像同龄人一样,其实就是一个可爱的笨蛋,更是会像别的哥哥一样疼爱他的哥哥,并且比同龄人还要好玩好骗。

之后他就把能想到的稀奇古怪的点子全部用在了哥哥身上。这真的是个坏习惯,但是不管多么过分,在别人面前越来越威严的索尔却总能傻乎乎的纵容着他,这就让洛基的行为变本加厉,直到成年。

反正他有一个好哥哥,他就是可以任性,他们总还是一家人。

回忆到这,洛基脸上的笑明显是再也憋不住了,他偷偷打量着还在继续讲他坏话的哥哥,在心里悄悄说了句“蠢狗”,现在他的哥哥抓住了他的蛇头,让他只能乖乖待在他的旁边,那他就好好的配合一番好了,反正他总会想出来一些后备计划。

评论(4)
热度(147)

© 0 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