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一个

「贱虫」I will love you till I die

街道上挤满了欢乐的人群,欢声笑语甚至渗入进了破烂的小巷子里。只有人们都安心的沉浸在节日的欢乐气氛中时,我们的小英雄才算是完成了今天最后的巡逻任务,可以有点自己的时间,漫无目的的在城市中自由晃荡。

孤零零的坐在最高的那栋建筑上,脚底下就是来来往往的车水马龙,亮晶晶的都是暖黄色小点。大概只有蜘蛛侠一个人还独自坐在黑暗中,守望那些看起来对危险毫不知情的市民和这个他爱的城市。

没有办法,他现在是蜘蛛侠,不是彼得·帕克,他是一个超级英雄,他是为了守护别人的幸福而努力,所以自己的那些幸福快乐还是等到他退休了再说吧。

晃着脚,薄薄的紧身衣似乎有些抵挡不住夜晚凉嗖嗖的冷风,蜘蛛侠环抱住自己的胳膊,连秋天的尾巴都已经从手里溜走了。而再强硬的身体也都是会感到寒冷的。

蜘蛛侠就一直这么坐着,直到对面楼下那排商店都陆陆续续的关了门——他们也可以回去享受家里明亮的壁炉和温暖的玉米粥了吧。

蜘蛛侠幻象着那那些能令人开心的东西,因为他明白,在这种披着节日表皮的日子里,表面上一派和谐的气氛中,罪犯们似乎也都销声匿迹了;但实际上,这样的深夜才是那些毛手毛脚的讨厌人的坏家伙们的天下,他们内心的那点邪恶念头早就按捺不住了,就像是被节日的气氛冲昏了头脑。所以他也只能在巡逻结束之后值班到黎明,等着抓住那些从夜巡警察手中逃跑的老鼠,错过他的节目和与朋友玩耍的机会——虽说彼得·帕克也没什么朋友。

但今年也稍微有一点不同。

因为彼得·帕克身边今年有韦德·威尔逊。

不知从何时起,蜘蛛侠身边出现了死侍的身影。他并排坐在蜘蛛侠的旁边,用同种节奏让脚后跟撞击着墙面。

两个人红色的身形完全融进了夜色,难以再去分辨谁是谁。偶尔,能听见死侍的窃窃私语乘着风游荡在城市上空。如果一个人眼中看到的风景是死寂的,那么两个人眼中相同的风景再也不会厌烦。

这种快乐是不同凡响的。

他们自天色深紫一直坐到漆黑。正是沉睡的钢铁巨兽最安静的时刻,远处堤岸方向突然有大片大片的烟火怒放开来,在黎明前最黑暗的天空里如梦如幻的亮灭在蜘蛛侠和死侍仰着的脸上。

肯定有正在深眠的人低声咒骂了。
哪个神经病在半夜放烟火。

韦德·威尔逊先站起来,从坐着的平台跳到天台的地面上,站在最接近天的地方,伸手接过跳到他怀中的彼得·帕克。

他们十指相握,面对面凝视了一会儿,把彼此红色的面罩撩到鼻翼以上,韦德·威尔逊首先点了点彼得·帕克冻的红通通的鼻头,在烟火起落的五色光影下,轻轻吻了吻自家男孩的嘴唇。加深,再加深。

彼得的心里突然有些感动,一阵濒临死亡般的心悸混合着复杂的焦虑,让他在孤单又黑暗的夜里赖在韦德怀里不肯举步。

如果被人看见了,那他肯定要说,蜘蛛侠不该是这样的。他不该这么多愁又善感,他对死侍的「喜爱」不该是这样的。

但现在仅仅是面罩下的两个普通灵魂相互温暖,是两个相爱的人进行真实的感情抒发。为什么不能像普通人一样害怕失去?

作为一个英雄的时间已经占据了彼得大部分的心灵和生活,偶尔蜘蛛侠也需要紧紧的抱抱他喜欢的人,让自己高悬的心落地。

快乐过后总是惆怅的。

彼得拉住韦德的脖子不放手。而难得见到彼得主动别扭撒娇的时候,韦德从心底里强行抑制住嘴边那些唠唠叨叨的笑话。

彼得往常总是坚强到让人心疼的,让人几乎没有能安慰他的时候。

“宝贝儿,天都这么冷了,下次出来也得多穿点,别为了展示你健美的身材就只层紧身衣,说实话,我真讨厌那些从你怀抱出来后就傻乎乎不肯移开目光的女人,至少你也得穿上你高科技的背心,还能发发热,虽然楼间运动一定不会让你感到冷的难受,但为了防止我不在的时候你处在这种环境中——乖乖穿多点,幸好我今天出来带了备用的东西。”

韦德轻拍了一下彼得的背,伸手够着被扔在脚下的背包,里面是件黑色大夹克。

韦德套上衣服,再次将彼得卷进他的大夹克里,紧紧抱住他,身体紧紧贴合,甚至能感觉到彼此紧身衣下灼热的皮肤和有力的心跳。

彼得抬头就能看见韦德炯炯如星的眼,里面倒映着自己的脸。

也许别人再没有机会看见韦德眼里的星光了。

“韦德,我们回家吧,看起来今天没有我需要做的了,也许是警察太给力了,没有看到外星生物或者罪犯,我现在最需要的是我的暖气和热粥,和我一起去取我的衣服吧。”

一路回家的路上,彼得和韦德的手紧紧握着,好像就要这样握至永恒。

“你穿着我的衣服有点小了,看起来有些搞笑,下次你也可以找个地方放你的衣服,当然前提是千万别再忘了放在哪,穿完一次就扔太浪费了,同款形式的连帽衫也不能浪费!”

紧紧抓了抓韦德的手,指着被黑色夹克裹着的,只到韦德腰部的印着抽象派画作的T恤,彼得忍不住笑了起来,看见别人穿自己的衣服还是蛮搞笑的。

就这么一直慢悠悠的散步回公寓,夜里无眠的疲惫也似乎消失了。把钥匙交给韦德开门,彼得在他的背后抓住韦德衣服边上的金属纽扣饰品不放手。

如果时间能一直停留在这就好了。

开门的一瞬间,彼得叫住韦德,韦德很自然的回头,看向自家的babyboy:

“Wade!”

“yep?”

“Whatever comes, I’ll love you, just as I do now. Until I die. ”

韦德的心里,一瞬间是悲伤的,在第一束阳光撒下的温暖时刻,因为幸福满溢,而害怕失去的悲伤。

评论(2)
热度(33)
  1. 快来削我啊0 1 转载了此文字

© 0 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