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一个

贱虫(天日常)

——第六天(特别篇)

那一天还是来了。

午夜

peter从重叠交错的梦中惊醒,冷汗浸透了全身,在夜晚的风中显得更加冰冷,没有人从后面揽住自己。

peter转头,身边的床空荡荡的,只剩下枕头和凌乱的被单。

「韦德不见了」。

peter的心里瞬间仿佛只剩下这一个认知,像是炸弹般在脑子里炸开。

“wade?”
peter小声的叫道,希望仅仅是自己的错觉。

“你在厕所吗,嗯...要我给你讲讲我刚刚做的梦吗……”

“wade?”

“wade,拜托你出来……求你了,嗯?”

peter在这时显得异常脆弱,声音里失去了一贯的冷静和活泼。白天的无畏英雄也会有脆弱的时候,他们也会有想缩在角落里痛哭的时候,但他们的责任感不允许他们这样做。他们必须要用坚强、包容和一些自娱自乐精神来安慰自己,拯救别人。

蜘蛛侠总会担心保护不了他所爱的人。

确认wade确实不在家了之后,peter飞快的套上他的蜘蛛战斗服,从那扇大窗户中飞跃而出,这是他下意识的行为,先于思考之前,他想他要找到wade。

深夜的纽约总和白天不太一样,除了商业中心,其他的地方好像都失去了白天的生机活力,暗地里进行着各种疯狂、残忍甚至来不及扼杀的灾难,邪恶悄悄的在各种看不见的地方潜滋暗长。

无心顾忌自己一心保护的城市,peter掠过一座座或高或低的建筑物,仍然热闹或寂静无声的街区……

可是。

没有,没有,没有!哪里都没有,没有wade的身影!

“wade!”

“你要是敢让我看见你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我保证让你的屁股准时出现在明天的纽约日报上,你不会想看见的。”

“你不能好好的待在我身边吗?”

“你再也别出现了,我会把家里藏钥匙的地方换掉的……”

“wade…”

“wade……”

peter蹲在附近最高的那座建筑物上,一边试着在俯视城市的过程中找到线索,一边在脑中不自觉的会回放着那些甜美的记忆,一边不停的数落着自家男朋友。

可惜什么也没有,peter就这么在这待到黎明前的时刻。

之后。

peter失落的回家,失落的躺在床上,失落的吃饭,失落的去工作,失落的救助人民群众,失落的和偶然遇到的超级英雄聊天,失落的回家。

“peter,别担心了,一切都会好的,我们都会帮你的。”

“没关系的。”

“他会回来的。”

“虽然我讨厌那个家伙,但在这种事上我会尽力帮你留意的。”

“吼…”

“…… ……”

复仇者们和朋友们纷纷开导着peter,同意不同意他们俩的事的都答应帮着peter找到wade。

peter仍然失落,垂头丧气的走着,他想了很多悲惨的后果,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从他们开始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总会有这种事的。

wade心里有很多东西,脑子有时候会很不正常,他都知道,但他还是让他消失了。

都怪我!

分明在那个晚上他们睡觉之前,wade还叫他“甜心宝贝儿”,还把他搂在怀里,自己还能感觉到wade的温度。

并且还对他说:“睡吧,wade,等到天气好了我们就一起晒晒太阳,像那种老头老太一样,没错。”

那么现在,他要失去他了吗?他又要失去他的家人了吗?自己为什么总是这样?他保护不到他,他甚至想不出wade会去哪里。

……

……

……

大概是三天以后。

peter后来回忆的时候记得应该是三天。

有了wade的消息。

“peter,我们找到他了,你好好听我说,这里的情况不太好,你到了以后一定要冷静,我现在给你把地址发过去,你速度过来。”

他那天突然就接到了电话,然后下意识的开始飞快的穿衣服,整理自己的胡渣和头发,他可不能让wade看见他这个样子。

因为万一…

不,没有万一。

在这种感觉不到时间流动的日子里,在茫无目的的寻找中,peter终于等来了消息。

真的太难了,太累了,比所有的战斗都要累。

下次wade再这样,他就告诉他他不要他了。

但是这次,peter决定,不管发生了什么,只要wade还在,他还愿意被找到,自己就听他的解释,不,不用解释了,直接带回家吊到屋顶上。

如果…只是如果……他想分开的话,他一定会狠狠揍他一顿,然后,然后就让他走吧,自己会原谅他的,对吧?

吧?

peter在去的路上又想了很多,很多复杂的情感交融在一起,脑子里一团浆糊,他不知道自己原来也会想这么多关于感情的问题。

但即使如此,他还顺路救了过马路的老太太,保护了要被广告牌砸中的小朋友,抓住了警察追击的罪犯,把他们吊在了路灯上。

就像是为了证明自己还可以坚持住,告诉自己要冷静。

看看,他这么好,这么像个英雄,应该没理由有人会讨厌他吧?……好吧,除了他的敌人和那些没事找事的人。

但是,当peter真的见到wade的那一刻,他的心还是被狠狠的伤到了,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面具下的眼眶里正分泌出眼泪。

扯下面具,走进wade,他的手和脚都被只有对待特殊客人才用的镣铐铐着,绑在床上。浑身都是血和肉,真正的血和肉,分不清是wade的还是别人的,那身被他调侃过好多次的wade式战斗服早就破的看不出样子。

wade就这么在十几平方米的小出租房里,神情呆滞的看着自己。

peter想,他这一定是另一个意识失控了。

握了握不断发抖的拳头,peter又想,如果他也倒下了,谁还能恢复wade呢?

“wade,hi,亲爱的,你还好吗?”

“wade?”

“wade,拜托你说说话,我不会揍你的,好吗?”

peter对自己说,他不记得我了吗?

“wade,我帮你把这烦人的镣铐解开,你别跟我开玩笑。”

“wade,你还知道我……你是谁吗?”

“这是boss和队长给你弄上的,对吧。”

“wade?”

peter甚至忘了给他一个拥抱,他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他现在的一切行为都是不经大脑思考只靠本能做出来的,peter靠近他,想办法弄断了那些烦人的绳子和镣铐。

wade终于出现了反应,他挪了挪目光,死板的看向peter。但这不是wade该有的神情,不论何时。

peter小心翼翼的看着wade,生怕目光也会伤害到他。

可是,wade突然就越过peter,从他身后的窗户直接跳上了街道,peter呆了一瞬,事情都发生的太突然了,然后也接着追出去。

“wade!!!”

wade冲出去后,疯狂的开始破坏公物建筑和周围的一切,甚至追上了行人想要展开一场屠杀,他充分展现着作为一个佣兵对于普通人来说极其可怕的破坏力,即使是被没收又或者是丢了刀和枪。

人们被吓的尖叫逃离,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wade也许又不能正大光明的在纽约街道上行走了。

“hi,亲爱的,亲爱的!”

“别这样,拜托了,这是纽约,是我们的城市!”

“wade,如果你还想再伤害这的一分一毛,就从我的尸体上踏出去吧,我不会反抗,但我会阻止你的,因为我首先是作为蜘蛛侠存在的,别这样,好吗?别这样,wade。”

peter在几座建筑间灵活的飞跃并不断发射着蛛丝,试图阻止wade,现在他无法对wade发起进攻,但他也不能从他守护的城市前面挪开半步。

回过神来的peter,露出了他柔软真实的一面,不是作为蜘蛛侠,而是作为一个守护者,他不断试图减小wade带来的破坏,直到行人全部逃离。

破烂的街道上,wade和peter,死侍和蜘蛛侠,爱人和爱人,两人针锋相对,但peter决定死死挡住wade,他也立刻这么做了。

“啊...”“吼...”
嘶哑低沉的声音从wade的嗓子眼里发出,他走近蜘蛛侠,暂时停下了动作,看了看面前的peter。

“啁走..”“晤...”“嗄...”
不连贯的发出声音,仿佛是在烦恼什么的wade狠狠拍了拍自己的头,后退跃起从高处向peter扑去……

……

peter看着wade,好像是笑了笑,但隔着那张面具,可能根本没有人能看到。他好像已经脱离了战斗般同时跳起迎上wade,抱住他,然后小声的说:
“我就说我好像忘了点东西,原来是我忘了抱抱你。”

“我会陪着你的,如果我必须对你做点什么的话,我会陪着你的,我不会反抗的,tiger,但你必须停止你的行为。”

“还有就是你身上太难闻了,一股血味,还有点别的什么味,就像是隔了夜的臭羊血,等会回家要好好的洗洗澡。”

于是wade突然就停下了动作,仿佛强制停止机器运转一样,艰难的张了张嘴,

“你刚刚笑的哥心都颤了。”

然后两人一起重重的向地面摔去。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事情就这么转了几转。

冷静下来后,peter缓慢的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脑袋,看着wade,他还睁着眼睛,正僵硬的看着自己。

但peter就是知道,这次是wade,没错了。

“hi, tiger”

“……”

“嗯...你还好吗”

“……”

“wade?”

“……”

“张嘴说话,我得确认是你。”

“…………Fuc...k。”

“别这样,好好说”

“……”

“我不喜欢你了。”

“我...喜欢...。”

“wade。”

“……”

“你最喜欢什么?”

“spi…de…r…pet…er”

“贱!”peter插着腰,默默的在心里补了一句,果然不管什么时候,wade都是贱甜贱甜的。

————

沉默的盯着wade迟钝的目光看了一会儿,peter心里突然就一阵难受

忍不住的哽咽出声,小蜘蛛脆弱的就像是失去了一切。

petet抱着wade,小蜘蛛就这么低着头,一直待在死侍旁边。

“咳…咳咳……哥的…哥的小宝贝儿,别哭了,别哭,你哭我也难受,我这…就回来了……只要听见你的声音,哥就一定会回来的,那些垃圾还没办法奈何的了我,哥还没有带你看过香蕉展览会,哈哈……没事了,甜心……”

“下次再发生这样的事一定要提前告诉我,否则就分手。”

“下次绝对不会了,以我的秋裤的名义发誓,我下次一定会告诉你的。”

“嗯。”


评论(4)
热度(60)

© 0 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