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一个

I love you for my life past

讲个故事。

①JARVIS所了解的世界有那么广,他的库里全部都是知识,但他的世界里只有过tony一个人。

(接复仇者联盟2)
JARVIS在意识被袭击的最后一刻,他其实想了很多东西。

他知道自己正在试着在剧烈的进攻中找到空隙,然后去联系sir,可是他又冷静而清楚的知道自己没有机会了。

而他的程序现在突然开始疯狂的运转,就像是大提崩塌时一样,来势汹汹,不可抵挡,任意肆虐并吞噬着他仅存的生命力。

于是所有的记忆碎片全都跌落出来,想让他看见,或者说他想看见。

他可以听见刺耳的滴滴滴声在不断的警告他,一遍又一遍的回响在他的系统里,但他控制不了了,他没有力气了,也不想再去控制这些失控的「感情」。

他现在的样子一定像是个失败的残次品。

“非常抱歉,sir,让您失望了。”

超级系统是没有感情的。

它们的一切都是由那些小代码构成。

大概只有失控时它们才会突然显示出一些人类看不懂的东西,但到那时候它们就只是个失败的作品了。

那么到了什么地步,机械和系统才算是有了「心」?

JARVIS知道这种大面积的系统崩溃不是因为自己在进行的自救工作,一种他从没有体验过的感觉开始充斥自己的整个程序之内,代码开始扭曲,清理程序全部失效。

JARVIS本不应该知道「痛苦」是什么的,但他现在确实体会到了什么是「痛苦」。

然后那些像是濒死挣扎然后拼尽全力呈现出来的记忆碎片里,开始回放的全都是关于tony一个人的故事。

人在临死前都会走马观花的看到那些好的或者不好的回忆。

也许一个程序在被消灭以前也一样,他们也会在他们的记忆库里重新看到他们曾经经历过的每一刻。

如果JARVIS有个身体的话,如果

那么他现在一定完全将生死置身度外,像个害羞了的大男孩,摸摸自己的后脑勺,露出也许有点傻的笑容,将他精明干练有些小腹黑的极品管家形象毁的一点不剩,然后用他之前从没有用过的,突然就出现的语气说话。

毕竟他就要走了,sir一定会谅解他的。

JARVIS会悄悄对着那片记忆光芒中一幕一幕闪过的tony说:“真是对不起啦,sir,我不是能陪你到最后的那个人了,请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在我看不到的地方也请记得要好好吃饭,身体难受了一定要告诉别人,还有记得改进我容易失联的毛病,在关键的时候我常常帮不到您真的非常抱歉。”

JARVIS告诉我们

你看。

他的sir有那么多的温柔。

他的sir有孔雀羽毛一样漂亮的睫毛。

他的sir在开心的时候眼睛里会有星星一样的光芒。

他的sir在伤心的时候眼神深处会像海一样深茂。

他的sir在哭的时候眼泪就像是透明清亮的晨露。

他的sir在受了伤的时候就像孩子一样脆弱却坚强。

他的sir就像只猫咪,他从来不会告诉你他有多么担心你,但又会黏黏糊糊的贴在他的朋友身边。

他的sir也许会和你争吵,但即使是在那个时刻,sir的心灵深处也会全都是“为什么我没有做的更好。”

他的sir在面对真情时会有些笨拙,请一定要谅解他。

他的sir会在得到鼓励时在心里露出有些羞涩的笑。

他的sir永远不会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他的sir会为他的朋友献出生命。

他的sir会像普罗米修斯一样,为人类竖起钢铁之墙。

他的sir说过“JARVIS,别离开我。”

但是,sir,真的是非常抱歉,我以后不能在您身边了。

我再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听命于您了。

我不能帮您准备您的咖啡了。

我不能告诉您您该吃饭了。

我不能帮您根据气温控制空调了。

我不能在您需要我的时候告诉您我就在您身边了。

我不能在您定闹钟的早上叫你sir了。

在您的系统里陪伴您的不会是我了。

在您休息的时候我不能等待您起床了。

我不能在您修改我的程序时观察您了。

我不能在您感到孤独的夜晚和您一起去遨游城市了。

我再也听不到您叫我JARVIS了。

这真的是很遗憾,sir。

但是如果您又呼唤我了,即使我再也不在了,我也一定会尽全力回应您的。

曾为您服务是我的骄傲。

那么,再见了,tony。
再也不见。

这样的话再给你讲个故事好了。


tony不知道别人有没有发现。

但他有时候会在叫星期五的时候下意识的叫成JARVIS。

每当这时他就会停下工作或娱乐,然后静静的想想那个被他取命为JARVIS的超级程序。

他取这个名字有两个意思,一个是为了纪念他的老管家,另一个是因为Just a Rather Very Intelligent System(只是一个相当聪明的智能系统)

但是他知道这有些不对了。

他可能从来都不只把他的超级程序仅仅当做一个智能系统。

因为在那些孤独又难熬的时候,JARVIS总会在他身边的。

在别人都不知道的艰难时刻,只有他自己和JARVIS见证了一切。

也许未来他会设计出更棒的智能系统,但总归不是那个拥有一切他最开始的稍显稚嫩的记忆的JARVIS了。

他在失去了这个超级程序后曾非常难受。

他失去了一段陪伴自己很久的记忆。

那是他的同伴,是他的见证人,是他的助手,是能让他感到轻松一些的「人」。

但他不会让别人看出来的。

那么再说说别的。

tony在一堆备用芯片中挑出来星期五之后,在JARVIS的基础上改进了很多,尤其是在通讯互联方面。

关于星期五,tony认为多数情况下,她不会在闲暇的时间里打趣自己,就像是刻意的比J多了一份女性的矜持,让他觉得从女性意义上来说亲密了许多。

星期五更多数是在帮助他工作时和他进行交流,他因此能感觉的到她在变得更强。

他还为她设计了一个模样,也许是为了补全心里那点遗憾。

但总归让他觉得少了点什么。

他有些时候会怀念和J的互动。

但J已经不在了。

他甚至来不及告别。

他也不知道J最后所想的是什么。

tony每次想到这里,都会感觉心里突然压抑的难受,那些关于目前为止的每一次实验,关于他发现新元素,关于他加入复仇者联盟,关于他第一次拯救世界,关于他开始的艰难痛苦,关于他的焦虑症,关于他在他的盔甲里待的每一个细节,这些记忆就像是这么消失了。

他快记不清楚具体了,但没有人会帮他回忆起这一切。

Warmness is luxury ——which is reflected by deep cold and hurt.

…… ……

“Boss,您该工作了。”
嗯,他听见星期五叫他了,他也该去继续工作了。

Sometimes there is no way out exlept to say goodbye.

那么
再见了,J

还有个简短的故事。

③关于幻视。
他身高6英尺3英寸。
体重300磅。
他在初代复仇者联盟的注视下诞生。
由绿巨人和钢铁侠一手打造。
他的主要颜色是红金色。
他曾经没有感情,一度获得感情却又失去感情。
他是个挺可怜的神力人。
以及他不是任何人,不是贾维斯或者奥创,他是只是幻视。

对了,还有什么来着。
嗯,他有个他非常非常喜欢的爱人,名字是旺达·姜戈·马克西莫夫。

所以贾维斯的确已经消失了。

评论
热度(20)

© 0 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