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一个

0

死侍能感觉到大脑还在轰轰作响,整个脑子都像浆糊一样黏在一起,一时间他甚至没办法开口说话。

恶心的感觉直冲嗓子眼,他想干呕,但还没有重新长全的嘴颤抖的根本张不开。

“FUCK!真是他妈的的该死,为什么我就是死不了,那些长着小翅膀的臭东西都可以被杀死,地狱里的恶魔也可以被杀死,某些神也都有被杀死的可能,只有我,只有我!死亡!son of bitch!那些蠢东西果然都是骗小孩子的。”

死侍痛苦的如此在心里喊到。

忍受自己每一寸身体重生的痛苦着实是件难事,皮肉炸开又愈合的声音,骨骼嘎吱连接的声音,粘稠的血液咕几流动的声音都让死侍再也无法坚持了,但每一次!每一次的恢复他都只能这样挺过来,即使重复了这么多次,他还是不能完全适应。痛到只有想吐和颤抖两个感觉的绝望,他不想再继续了。

乐观点的时候,他也许还能数数自己自己骨头生长的个数,但像现在这样,孤独的烂在破巷子里,没人敢管也没人想管,各种想法和声音在也许还完整的脑子里疯狂的炸开的时候,他只想去死。

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世界和烂掉却不能死掉的自己,真是糟糕透了。

“放他娘个腿的正义,去他的特立独行的超级英雄,设计出我的那个人为什么还不能让我死,让他试试这个滋味,绝对不会再有下个我复活了。哦!宝贝!我真该让那些想不死的家伙们试试这个滋味,这样他们就只会想着如何用他们的下体享受人生了,而不是想这种白痴事情。”

死侍在心里念叨着自己也不知道想表达什么的念头,也许这样能转移一下脑子里铺天盖地的悲观感情。

尸骨无存的烂死在破巷子里他也愿意,总比现在好。

……

……

……

"Hi,guys!"

模模糊糊之间,死侍仿佛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是谁来着……   ?

“你这是怎么了,又受重伤了啊?我那么远都能感觉到血腥味,你暂时住的地方我也不知道,这要怎么办呢,但是这样放你在这也不好哎,万一吓到路过的孩子了可就糟糕了,明天我的任务就又会多一样,但是别指望我带你回我的公寓,话说就算我能带你回家,带你这么远我可怎么办?我还有工作的,这样带你一路我也会累死的!”

突然出现在死侍跟前,唠唠叨叨的小蜘蛛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小心翼翼的用蛛丝将死侍断裂新长的身体轻轻覆上。

勉强将死侍用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背起来或者说拖起来,小蜘蛛挑选了一些平缓的建筑带他飞跃城市,打算找个地方让他恢复。

背上死侍的血水很快就渗透了身上的蛛网,多数洒在了经过的路上,也许还有破旧的碎肉;其它一些都渗进了小蜘蛛的战斗服里,都还是带着韦德牌味道的温热的血。

我们的蜘蛛侠难得安静了片刻,在两个话痨相处却寂静的环境里嗅着浓浓的血味,面具下的眼睛也许有些湿红。

“真是他妈的混蛋,你们打个架真是暴力,疼不疼?嗯?疼不疼?真该听听梅姨的家训,哦,对了,我不能说脏话!蠢蛋,这样倒在街边也不知道提前寻找帮助,满大街的超级英雄你是找不到还是不想找,要不是我不用帮你付药费,我绝对就把你扔到哪,下次再这样我绝对不会看你一眼的。”

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听见,小蜘蛛就这么自顾自的突兀的抱怨起来。

“但是好了,现在有我在,你别伤心。”
放小了些声音,蜘蛛侠仿佛低声自语似的又这样说道,声音很快就消失在了风中。

曾经经历过大风大浪的硬汉佣兵,在蜘蛛侠还不够宽厚的背上,感觉自己还没有愈合的眼眶有些湿润,也许是血,又或者是什么别的东西。

有时候再大的困难也不能摧毁他,但是这些突如其来的温暖却足够让他其实有些脆弱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

他想要什么?他想得到什么?

他也许需要的只是一些这样温暖而安心的时刻,不用提心吊胆的活着,仅仅片刻也好,那些可怕的身体上的疼痛仿佛都消失了,脑子也难得安静了下来。

他现在不能动,他也知道他不可能告诉小蜘蛛他的想法,于是他闲着用嘴扯开面前的蛛网,一个标准的死侍式爱心。

然后他在心里默默念叨“谢谢啦,亲爱的baby boy,你可是哥见过的最好的超级英雄了。”

评论(3)
热度(78)

© 0 1 | Powered by LOFTER